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近代文学 > 近代小说 正文

《瓜分惨祸预言记》第一回 痛时艰远游异国 逢石隐窃录奇书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0:52

  据闻中国有一高隐之士,前曾遍游各国,学间优美,世情练达,因其性静心灵,竟能前知未来之事。所著《惨祸预言》,二十餘卷,皆於十数年前著之,而其后无不句句应验。此书乃其数十部中之一部也。
  数年前,有一中国童子,由日本一女士处得来此书,却是日文。前月入於译者之手,只因言言沉痛,语语刺心,译者於执笔直述之时,不知赔了多少眼泪,故又名為《赔泪灵》。
  看官,你道书中所载何事?却是详叙中国光绪甲辰年以后,万民遭劫,全国為墟,积骸成山,流血成河的惨祸,真是劌目悚心。其中也有一二处,看去略可宽心开顏,但恨全书中不能皆是如此,真无可如何也。
  却说中国江苏省地方,有一秀士,姓黄名烈,字仲謨。娶妻吴氏,生子名勃,乳名叫光华。当时黄烈住在省中苍门外马路左侧,因儿子光华年已十四岁,读书倒也聪明,恐為塾师所误,所以留在家中自教。哪知这孩於,自少便是奇怪。虽在父母前不敢有不孝不顾之事,却是自尊自大,目空今古,专好搞出书中古人言语,咨意批驳。常说道:「孔子删削诗书,孟子又不信孔子所定的书经中之武成一篇,可见人全靠自己的心思脑力。若孔子思前古圣贤所著,定是不错;盂子又想孔子所定,必是可信,吾知其必不能成圣也。」又云:「人在世界上,若只是吃饭、穿衣、娶妻、生子,那与禽兽、虫蚊有何大异?若是专想到做官发财,不恩做些留名后世之事,那人品越发低下了。况且近日闻得世界上有许多强大之国,都要吞灭我们中国,若不趁早预备抵挡,却只满心私欲,专打算一身一家之计,及到那祸已临头,父母被杀,妻女被淫,财產遭劫,身躯受戮之时,方悔从前不肯出心力,舍钱财,与大眾同心同德,将自己地土保住,也是晚了。只可恨我国的同胞,不知此理。咳!我中国后来的惨祸,恐怕有被外人和土匪,杀得血肉糜烂的日子了。」想到此处,心中著实鬱闷,因便信步踱出书房,到他双亲住的房中说道:「儿今日身中觉得有些不快,愿双亲许我到外逛逛。不知双亲准否?」那仲謨有些难色。吴氏因对他道:「儿子尽日用功,也该放他出去散散心,不然倒把他闷出病来,便不好了。」便道:「你出去罢,只须早些回来,不要跑乏了。」
  那黄勃走出门庭,一直来到西门外焕霄桥上。刚刚走到桥边,便见有三个乞儿在地上叩头,口呼:「好少爷,发心佈施罢。」黄勃见此,不觉止住步呆看。撇眼忽见来了两个洋人,飘飘忽忽,大踏脚步闯了过来。那乞儿便狠命地喊道:「吓!洋先生!吓!洋先生!救命呵!救命呵!」那黄勃不禁心如针刺,暗暗地想道:「咳!吾国人的无耻,真是世界上第一的了。就是饿到将死,只好向本国同胞求乞些。那外人的钱文,就真是救得活命,也该争著志气,寧死不肯受那他国人的恩惠,如何便无志气到如此!一面想,一面随那洋人背后走去,看他如何。
  不一时,到了一个巷内。那巷内有个小儿,便哇的一声,大哭起来,口中只乱嚷道:「洋鬼子吓!洋鬼子吓!」登时他的母亲早已搂住道:「好孩子别怕,有娘呢!」那孩子只狠命地惊吓啼叫。他那母亲便吓他道:「你若不快止住哭,我唤那洋先生来呢!」那孩子两手一缩,惊得不敢作声,面如土色。此时那洋人似有急事,却不在意,已大踏步地去远了。独有黄勃不觉气得发怔,止住脚步,不能复支,便向那妇人啐道:「好好的儿子吓死了,洋人有何可怕?我国人比他们多著呢!」说著,便手抚孩子道:「好兄弟,别怕,我打洋人给你看呢!」一面说,一面伸出拳,向前跑去。不一会便回来道:「那洋人因為吓著你,又被我打了一顿,他怕了,赶紧逃去了。」说著,又将衣袋内银表取出,便指那面上刻的洋人给那孩子看道:「此中有个洋人,我把他杀给你看。」说著,把表面拆下,掷在地上,将足向那画洋人处,狠狠地蹴踏了几下。那孩子见得好玩,便笑了一声。那黄勃便也笑了道:「他是要抢我国的地方,我故杀他。以后真见洋人,都是如此。若是他无害我中国之人,我们却好与他客客气气,也不犯著兄暴起宗,便去打杀他,只是怕他的心万不可有。这洋人是最奇僻的,你若愈怕他,他愈杀你;你若不肯服他,他倒看你是好人,倒不害你的。好兄弟,你从今千万别怕洋人,我们和他们一样呢。」
  后又说了好些话,又叮嚀了妇人以后不可如此,方才回来。之后,心中委实难过,想道:「我国人,从前太自大,人人俱欲仇洋排外;庚子而后,特变為畏外媚外的了。就如方才的情形,那外人之威,几乎不曾吓杀那小儿。从前听说我国有个张辽,能止小儿的夜啼。如今外国人,竟是随便哪一个,都比张辽更威风些,竟能止小儿的昼啼了。一个张辽还挡不住,何况我民竟看彼中之人,个个皆比张辽还怕人呢。咳!要如此看来,有日洋兵到来,收我土地,我国人定是襟不发声,举个顺民旗出降去了,哪肯和他们抵死抗拒,誓不甘把我祖宗传下来的国土送与外人呢。咳!这朝廷官府非但是一天捱一天的不肯用丝毫心力,打算為我民人保全国土,竟是将我民人所托命的上地,和我民的财產,乐赠外人,以為买好之计。已是无可望了。怎奈我民人一个个都尚在醉梦之中,死到临头尚不醒悟,即那略晓时事的,也都不知道国家若被外人灭了,我民人是万无倖免的。他却预备降服,想做外人的奴隶。更有一班号称志士的,日日倡言爱国保种,到了中国将亡的地步,却不曾实做些报国的事出来,非是怕官府见疑拿办,便说是无人可以与谋。看来,救我中国的危难,非但於官府无望,民人无望,连那志士也是靠不住了。」想到此,却自啐道:「咳!我黄勃难道不是个男儿,必将这大责任、大事业专等他们做去吗?只是我如今,学问尚是太浅,不如且去外洋游学一回,练成一个智能兼全之士。回来為国家办起事来,那再造中国的大英雄,恐怕便是我了。」

 [1] [2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轩辕正裔 编辑: 王丽珍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