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近代文学 > 近代小说 正文

《瓜分惨祸预言记》第四回 裂中华天愁地惨 遭劫运山赭川红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0:55

  却说华永年正在和刘千秋等议事,忽听有乡下人找他。迎出看时,却是甄得福乡里的人,代甄得福来请华永年的。却说这甄得福住在璇潭乡,家中颇有资财,只因这甄老平日疏财仗义,因此人人都敬爱他。他的年纪虽大,志气却豪,每谈起国事,便是感慨希嘘。先前与华永年之父复机做过朋友。固见永年自少以来,便是出语惊人,志气远大,便极爱他。后来见他热心爱国,奔走四方,演说时事,以冀唤醒同胞,因此益加敬慕。这日看报纸上载著:「现有九国洋人,约定来分中华,已经派兵来了。那九国的分法便是:满洲、蒙古归俄罗斯;山东、北京归德意志;河南归比利时;四川、陕西、两湖、三江归英吉利;浙江归意大利;福建归日本;广西、云南、贵州归法兰西;广东东半归葡萄牙,西半归法兰西;那山西便归满洲人;其餘西藏属英,高丽属日,惧已-一分定。诸国全权钦使,已在北京签了押,办了照会,送与中国政府。已不须待他回复,只各派自己的兵来佔领土地了。」又注云:「此系确信。」因此不禁大惊,忙急集乡人,告以是事,且云:「洋兵不日到了,却如何好呢?」眾皆问什。甄得福道:「如今我已老耄无能,诸君要得保全地方的计策,须速请城中华永年先生去。」因此眾人皆欲上城去找。那甄老道:「如今华先生定是四方奔走的谋救国难,找著却恐不能来。须如是说:我们乡中立乡起团,请他前来相议妥当,即令回去。」说了,又开了好些地方,分派了年轻善跑的十几人去找了。
  是时眾人打听华永年在此,急急赶来。见著华永年出来,问道是了,便慌慌忙忙的道:「华先生,我们是甄老先生叫来请你去的,只因我们乡里立起团练来。只要得先生前去商议,一商议便可回来。」那华永年道:「这却使得,我告诉他们一声,便去。」说著,进去和刘千秋、王鹏、洪才、江千顷、周之锐、程万里等说明原故;出来,又与即一干人说道:「你们再等一等,我就来。」却自跑到中学堂,叫林支危去找雷轰等一班有志的学生,同去团练公所帮理一切。这林支危便如言办去。於是华永年便同乡人前去璇潭。
  行不到二里,忽见马起如飞似的追来。华永年忙问何事,马起即将电报一封呈上,又自袖中取出电报字书一本。永年看去,都是兴华府来的,便坐在石头上一字一字翻去。除居址姓名外,却是「瓜分定,外兵来,速预备。如急遽,可来兴。震欧电」十八字。永年便写了:「兴华自治会夏震欧。电悉,已办团。年复。」命马起复去。自己却望著璇谭乡来。不觉间已到了,那乡人多在乡外探望,看见永年来了,都欢跃道:「来了!来了!」说著,便回身去报甄老。那永年和一干人,也尾著到了甄老等著的地方。
  此时已是二鼓。永年看那地方乃是一个神庙,却满堂上下点著香烛,倒也光亮。甄老道:「华世兄,你来了,千好万好,我们眼都望穿了。」说著,便拉永年上那庙中的戏台上。那上面已经备好,以待永年演说的。不一时,乡人老老少少,站满庙中,静听演说。那永年便将外人到来,必定如何残暴淫掠,后来必更如何苛刻压制,世界上无国的民,如何可惨,说了一番。又将吾人身上一根毛,身中一滴血,无非这国养活的说了。并将在中学内所说的一一说了。那乡人听到惨切之处,都不禁坠泪。又听永年说,那报国而死如何荣光,心中如何壮快的话。那乡人都个个高叫道:「我愿战死!你道我们不是报国的好汉麼?」永年道:「且听我说来。如今我们须是急急佈置,即使洋人打退了乡兵,入到吾乡,也不敢无礼无法的乱抢、乱杀、乱淫、乱掳。」眾问此有何法呢?华永年道:「这洋人原道我们中国人是极愚的,不知民人是应有权办事,不知地方原是百姓產业,应由百姓自治,却甘受官吏的压制,地方所有有益之事都不能兴办。这便是不应在地球上享福之人,所以任意的残杀。若是我们乡内有议事厅,就中有卫生部、警察部、教育都。那卫生部就是掌修治道涂沟血,不使地方有一些的秽浊。虽是用粪料倒秽桶,也都有一定的时刻,时过便无臭味。所有污秽之物,也有一定的地方藏贮,以免人家臭了生病。警察部就是派人轮流巡警地方,有争闹偷窃的,或在路上便溺的,便拉他入警察暑,经警察董事判断,或收禁房关闭,或罚他钱赎罪。教育部所办的就是男女学生的学堂。那体操场、藏书楼、博览所,皆属此部管理。所有办事的人,由乡中公举有才德者充之,不贤者可以公革。至於经费,则由各家的產业及进款内定例抽捐。乡中无一人不可抽捐,亦无一人不可议事,亦无一个子女不进学堂读书。年已成丁者,人人皆当充為乡兵。农事之暇,即行操演阵法。至於乡内出有土產,以及一切工艺,须特疫研究所,以求生利日益兴旺。乡人定每月或每两月聚会一次,每年大会一次,公议一切有益大眾之事。每议事,皆以举手為决,假如此人所议,举手的人多,那人所议举手的人少,那便从多数的办去,这便是地方自治的规模。从前我在好几处地方说过此法,他们总是不信。如今你若要免得外人残虐,快依我之言办去。第一须将这庙改做议事所,那土塑木塑的神佛,是不能保护我们的,须是急急毁了。」
  眾人道:「神明如何可慢!」永年道:「哪裡有神明呢?我今毁他给你们看,他如有灵,可便罚我。」说著,一跃下去,一手拔出利剑,己将那当中的神剁成碎泥了。又复把木的、泥的、坐的、立的,无不手推足踏剑劈的除了。眾人皆呆著看。只见华永年手裡剑光闪闪,英气腾腾。除毕,一跃仍登原位,说道:「兄弟只為著一乡同胞起见,故敢如此。如今速将庙门上的牌脱下,改刻著地方自治议事厅掛上去。虽是此时办那学堂一切都来不及,但如今临难,却是练乡兵设警察為要。一面更著数人专管清道,将地方理得清清洁洁,不给外人看是野蛮的地方。一面便将别个神堂改了乡学,多中子弟皆令入学读书。这乡兵须是举个总带,便请一个教习,日日操练。这军械,我能向刘学士所办的总团练局内,代你们去领二百桿洋枪。我更代你们请二个教习,不要束脩,只要供给伙食及些零用钱便了。一个教学堂学生,并日日与眾人演说,一个教你们兵操。洋兵若是迟些来到,你们更照我先头所说的,-一办去,那时洋兵进也不敢进来呢。」说著,大家说道:「华先生诚天人也,我们的命定是你救得了。」那甄老者道:「如今举办一切,皆要款项,我愿把我的十顷田尽数献出,作為公业。如有不足,再由大家抽去。老夫和家人再劳苦些,也可过得日子。若是这地方不保,大眾受了祸,不是老夫一家也在其内麼?」华永年不禁拱手致敬,眾人也都齐声称赞。永年便命除了的神像,抬投江内,即将庙宇收拾乾净了。更叫他公举议长、评议员、乡兵总带及那各部的董事,以至书记、会计,更為代拟了办事章程。重点了人口册籍,定了每年用款的预算表。眾人举甄老為议长,总理全乡之事。后来永年代请了洪才来做全乡学堂总教习,日日教授体操并演说人人必当爱国之义。又派了学生武士道来教兵法。又送来洋枪二百管,子弹全备,不必细说。

 [1] [2] [3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轩辕正裔 编辑: 王丽珍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