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近代文学 > 近代小说 正文

《瓜分惨祸预言记》第五回 志士联盟归故国 官兵助外捕义民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1:00

  却说钟警滚下山来,道:「不好了!我们同胞中却出了败类,通了外族来残同种了。我方才用望远镜看见一队洋兵,前头有两个人引路,四处抢掠。先前我看著尚不真,如今转向我们这裡,我便得正面看去,不是别人,却就是与我们誓同殉国的申為己、胡国襄。如今已指著我们这山来了。恐怕他二人告知洋人我们的实情,那就不好了。」閔仁道:「怪道申為己去探听不曾回报,胡国襄临时脱去。」郑成烈道:「国襄尚劝我们鼓动全堂出战。自己不来也罢了,难过便人面兽心的真个出降?他们这两人,近日来正同著议事,并往四处演说呢。」弗陶道:「且勿閒活,速速的分据各要隘去。」於是分了閔仁、岳严、商有心、史有光伏於隘口之左;方是仁、侯可观、史有传、钟警并自己,伏於隘口之右。却指那山后一个小洞道:「若是洋兵拥了进来,我们只得避入此洞,我已备著炮弹了。若再不能支,我们逃出洞后,望那墙内跑去。」又命郑成烈、史有名二人道:「你们身上先带著引火药,看看我们要逃去洞后时,你们却伏於两边墙后,待那洋兵追我们到那鬆楸芦苇之上,约已满了,更要有过去的,你们便自两面放起火来,却急急逃了。」又命眾人道:「我们走时,要向那正北方无旗的地方逃去。到那放火的时候,便急急回身,施放枪炮。此番我们是必能杀些洋人,报那灭国的恨了。」调拔已定,史有名同著郑成勋装了火药,仍伏在大洞之内助战,心中却记好了计策。那仇弗陶等九人,也都埋伏好了。
  不一时,洋兵已到山门外,只见胡、申二人,当先指著洞内道:「内中不及十人呢。」那洋人听著,便一拥杀将入来。仇、閔等看近了,也狠命的的放枪。眾人虽恨胡、申二人,却想杀敌是更要紧的,因此炮子只瞄著外人打。只见各打了十数响,洋兵已经倒了百餘人。原来他们十一个各卧在小坡之内,只偷露出眼来,把枪对準著洋人放去。那洋人不见有人,打的却是一枪不中。内中有一洋人见洋人死多了,那胡、申却不曾伤著,因此心疑他二人诱敌而来,便举枪向胡国襄要放,却有一兵官止住。这裡眾人尽力施放,不及二十分鐘,那洋兵又死了八九十人。那洋人恼了,奋死向前的衝上坡去。那方是仁却已爱了重伤,卧在坡上。眾人见势不支,仇弗陶已举起号旗来,便都从坡后溜入小洞。各各换了枪,添了子弹,更复极力施枪。那申為己目中却误中了一弹,便急急的向后逃去了。这裡洋兵愈聚愈眾,那炮子渐有大的,不纯是洋枪。虽洋兵死的很多,那大的炮子,已将山洞的石岩打了一快。仇弗陶传令逃走,眾人便散开,都望著短墙夹道内跑去。那郑成烈、史有名二人跑过了墙,却悄悄转到墙后埋伏了。一时仇、閔等都逃过土墙,仍极力的往前跑去。那洋人见有土墙,便不肯追人,又见正西竖著旌旗,著实疑惑,那胡国襄忙道:「有旗处或者是官兵,彼若打来,我们可以据墙拒战。但逃的这一班,实无几人,好急追去。除了这些人,这全省更无人抵拒的了。」洋兵便一衝而过。
  却说那仇弗陶等忽见洋兵不追,甚是著急,便仍立住放枪以诱之,及见洋人追入,甚是欢喜,便都倒了下去。那洋人以為他们走到道穷了,益发驱兵前进。这裡史有名、郑成勋望著洋人赶过墙的多了,这在墙内的却是满了,便发了一号,将引火的药一把一把丢将进来。时那芦苇之下,乃是鬆楸,鬆楸之上,却泼著洋油,底下又铺著许多硫磺、火药及等等引火之物,霎时土墙内烟燄冲天的著了。那仇弗陶等已装好了枪,见著火起,便急急起身反击过来。那墙内的洋人遇著火,喊叫连天,那追过墙的也吓了一跳,早已手脚忙乱。这边人等尽力施放洋枪,又将洋人打死了好些。那在火场中的,登时尽皆烧死。虽有一二人在前后边的逃得出去,却已满身是火,头焦额烂的,即时倒了。那不在墙内的,也有因被火药爆出焚著死者,那胡国襄也已烧死了。其餘洋兵尽皆纷纷退去。
  仇弗陶等大获胜仗,急急收眾点名时,却不见了方是仁和史有名。急急寻去,只见史有名已经焚了半身焦烂,眾人急来问时,那有名急问道:「洋人烧了多少?」眾人道:「已大胜了。」便问他如何受伤。史有名道:「我放火时不提防自己身上火药著了,幸亏只剩下一二包,我急急将身向鬆土裡滚去,好久方才火熄。已是烧断两腿,遍身焦的已不少了。诸君,我是不中用了。诸君须是用心勉力,為我中国留个记念。我们今日不死,到了没有国的时侯,到东被人逐,走西被人杀,世界上哪一处肯容你立足去。前年犹太人被俄人无故残杀了二三千人,也是為著无国之故。譬如人没了家,做个栖身无所之人,尚可励志自立起来;若是没了国,任你有天大的才艺,他人也虐待迫逐,使你无处容身的,那时,也是死,倒不如今日战死了,尚留此英气存在世间。我是气将绝了,只為要问声我们烧杀了他们多少,并告诉你们句话,所以阴魂不散,留著等你。好兄弟们!我们终究做个报国的好男儿。」说著,声已微了。忽又瞋目道:「我史有名不能看这中国复兴了,我的魂尚来跟著你们,杀那侵我中国及误我中国的贼人去。」说著,已是气绝,那两目尚是直视的。眾人正伤感间,忽见史有传、郑成烈抬了方是仁的尸来了。仍是挺著胸,虽是遍身鲜血糊了,那面目却是如生。眾人哭了一会。仇弗陶传令急急将他两人掩了尸,再去预备敌兵。眾人便依言办去。看官,这史有名、方是仁两个人,虽是死了,我想他死的时候,是满腔热血,忠义之气直逼云霄,死时当不觉痛苦。若是做了汉奸及投降的顺民,或逃走在路被杀的,死的时候哪能如此爽快呢。閒话休提。
  却说给仇弗陶、閔仁、郑成烈、史有传、史有光、岳严、钟警、商有心、侯可观等,正在掩埋两个义士,方掘土坑,忽听轰的一声,已是满天开花炮子,飞得如流星一般。仇弗陶忙传令向那山的东边小路逃去。那郑成烈、侯可观却反身向敌,伏那土墙后,站立不动,紧紧瞄枪放弹,倒也打倒洋兵数十个人。仇弗陶自己率领眾人从小路走去了,那史有传自己想著枪法比眾强,因此特自断后。不提防,却被单眼的申為己一刀杀死,提了头去了。那郑、侯两人也都中炮死了。这弗陶等又从别条小路逃去,及与洋兵远了,眾人方才商议:如今此处是不中用了,不如我们投奔曾群誉那边去助他。这十八省都是中国的土地,我帮著他,替中国存得一块土地,死了也是愿的。於是眾人便取道商州走来。

 

 [1] [2] [3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轩辕正裔 编辑: 王丽珍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