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近代文学 > 近代小说 正文

《瓜分惨祸预言记》第六回 策义兵佳人握胜算 建自治海国竖新旗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1:00

  却说曾子兴、唐人辉、仇弗陶、艾满等正在谈论间,话犹未了,忽听官军捉人之警报,急命张万年、姜一心出去打听确实消息。忽听人喊马嘶,却是抚台刘餘钊率领官兵,将县署围了。犁水青、屠靖仇、艾满、纪念等,欲率领亲兵,及留下的民兵八十人,和同志一班,出去接仗。唐人辉、曾子兴止道:「如今围衙的都是汉人,我们出去打仗,就是获胜,死的却是自己同胞。待打败官军时,那洋兵接著奋锐而来,我们抵挡不住,也是被拿,倒杀了多少本国的人。」杨球道:」这些败类死有餘辜,杀著免他助著外人来害同胞。」岳严道:「如今速将知县石守古杀了,悬出首级,以警领兵来此之人。此等知县,摧折民气,助紂為虐,切莫被官兵救了。」说著,眾人已去将知县拉出。那岳严等待不得他到公庭,早已挥刀,将那背眾误国的知县拦腰斩作两段。眾便割他头,拴上竹竿,掛出号令。
  那抚台刘餘钊见了大怒,便麾兵卒,拆墙破扉而入,传令尽著内中乱党杀了。只听英军官传令,不许妄戳志士一人。於是官兵一拥而入,便将曾子兴、杨球、犁水青、屠靖仇等师弟四人,仇弗陶、岳严、商有心、钟警及那留学生唐人辉等二十一人,以至衙内亲兵,以及衙役等,一并擒了。登时抚台陪著洋兵官,已坐了大堂,便传命将眾人拖来庭下。抚合道:「方今皇上因地方不易治理,特请友邦代治,且我国与英国邦交尤篤,故赠与一二地方,以尽友谊,原是為我著想,力求治安起见。你等何得违了上旨,不思食毛践士之恩,君辱臣死之义,倒造起反来。假如友邦恼著,去仇我们皇上,这下是你们的不忠麼?」只听阶下唐人辉、仇满等道:「国土江山本是我们汉人数千年传下来的,并不是满洲人带来的。我们自己保自己的江山,有何不可?我们却恨太迟了。若是早些向满人索了回来,我们汉种人仿著美国、法国定个民主政治,合全国人的心思、才力来谋国事,何愁这国不强呢?如今却被满人為著要保自己的残喘,却把我们四千年有名的江山败了。又把我们四万万同胞活活地送人去做刀垫、做牛马,你不说满人犯了弥天大罪,倒说我们是乱民。我们想你的心肝是倒生的了。」刘餘钊道:「我只问你,杀县令的是哪一个?」只见阶下跳出杨球,高声应道:「是我。」阶下清入却同应道:「是我。」这抚台却单指著杨球,喝令即正法来。慌得洋官忙命止住。那杨球早已向兵士手中夺了刀,向后一挥,早已自刎了。那首落地尚叫道:「我今不愧要蹈海的鲁仲连了。」那时阶下人都要起来争死,已被洋官喝眾兵紧紧拴住。便传令暂收到监裡,凡有可以自尽之物,全搜出来。说著,眾人已办去了。
  且说张万年、姜一心二人走出衙门,在大路探听,忽见官兵来了,便急忙跑回。只见早有官兵从衙后包抄过来,那衙门已围得水洩不通,二人便商议道:「如今还是急急打算去救他们為妙。」说著二人走了,正忙著跑,忽见前面一个差役跑来,却是先前来报知县要拿曾子兴的消息的那个祝封世。二人迎了上去,那祝封世忙道:「你们可听见麼?」二人便将出来打听,如今不得入去的话说了。祝封世道:「我想洋兵定不轻杀爱国的义士。你们速速前往灯台镇,找那总兵饶声。他是个有血性的。日前驻兵县南,正值曾先生开堂演说,知县命他找那口谈国事的乡兵,他一个也不曾难為,层来派了去守灯台镇。闻著外兵来了,且曾上稟上宪请即拒敌,上宪不从;又来与知曇商量,要扼守一方,知县不听,他便怏怏去了。你们速速去投那裡,或是打算劫狱,或是别的方法,速去商量便好。」二人点头道:「是。」於是分头散了。
  却说这祝封世,他本是个衙役,自然对监门路径及那阴沟暗穴是知道的。他别了姜、张二人,却悄悄的从阴沟裡爬入监去,到眾人囚繫的所在。却有屠靖仇认得,便轻声叫道:「祝大哥,你来了。」祝封世便把方才打算援救的话说了。只听仇弗陶道:「祝大哥同胞,你来了正好。我今烦你寄一封信。」说著,叫封世代他向身中取出存的信纸、信封,铅笔等,仍是本枷锁著手腕,写道:
     前日尚水失败,弟等奔投商州,恰遇东京留学同志回来,便与偕来助曾子兴君,希图独立。閔仁君和夏君等诸君子到日,当己详言。弟等诸事勿促,突於初八夜,被抚台刘餘钊率兵围捕。现已拘禁监牢,生死不测,何论事功。现今两广、两湖、福建、江南等处,皆已摧陷。中国一线光明,只望君等,望各努力。弟陶言。
  封好信,外写著寄发州城内乡团总公所,交华永年收。写毕递与封世。於是封世仍由阴沟爬出。
  是时已是更深,忽听一个院内有一女人呻吟之声,听去却闻那女人道:「我们小夫妻天天夜裡如此作乐,岂不快活。你别学那曾子兴-般胡闹,他如今关在监裡。可伶他的妻子在家裡要熬杀了。」少顷喘喘吁吁的又道:「我此时都快死了,好宝贝,你别作志士去罢。」那男的也喘著道:「我,我不,不去呢。」封世认得是自立学堂的教习吴钟清的院子。封世暗暗叹道:「死到临头,尚不觉悟,只怕有无数洋人来做你的宝贝,真个把你快活死了。」想著,也便不听,自找邮政箱,把信丢进去了。
  且说仇弗陶的信,到了永年手裡,那閔仁等早已到了这裡。闻是弗陶的信,也来一看,二人不由得落下泪来,道:「我们这中国真是无一线希望了。」閔仁道:「他们几十个人不要紧,只想我们四万万同胞受那外人践踏老幼、姦淫妇女的惨祸,如何能堪?只可恨我们同胞不肯觉悟。如果早听著苦口劝导之言,及时合力同心谋著,将国家保住,何至受这样的惨祸。」於是又将当日钟警说的在山上所见的遍地抛骸山红河赤的惨况说了。
  正说间,忽报夏震欧来了。那永年与震欧相别已十年,閔仁也正想慕著,连忙同出营门迎了进来。彼此略叙了一会,那夏震欧道:「如今我已探听得洋兵早已来了。我料他们必从东北方绕往省城背后打出,决不从正路面来了。若是你们此处保不住,那省城一失,全省旨亡,所以我来帮著料理军务。若果能胜了敌兵,便乘势将全城狗官杀了;更将二百年来坐蟗吾民,兼有杀我祖宗、奴我全种之大仇恨的异妖杀个净尽。虽是不能将全国独立起来,我们这一省定能独立成的。现在我那边有了黄剋金、黄雄、夏存一自美洲、日本回来,又有黄盛、黄克传等帮著办理,诸事都已妥贴。只是闻说这来收我们这省的洋人,又与西洋兵约了,彼此相助。闻有西洋兵舰开了来,所以那裡的兵,又不敢轻易调动,以防面兵袭入,我们便失了根据之地,故此我隻身前来。」因问乡兵集了若干?永年道:「已有一万二千人,现屯在此营新筑的兵房之内,是為前敌兵。其餘每乡之中,各各挨分抽丁,作為预备队,只在各乡守著,以防土匪窃发。若前敌有所损伤,尚可由预备队内抽选补足。」震欧道:「如今我且告你计策,速速调拨预备去了。」永年道:「即请姊姊上坛调遣。眾人久闻姊姊大名,无不钦服。」少顷刘千秋、周之锐、程万里进来报告,也都相见了。震欧见那刘千秋,著实起敬,便道:「仁丈毁家為国,真足名流千古了。」千秋也谦逊了一回。永年也将方才夏震欧之言说了。那千秋等稟了事,便都退出。

 

 [1] [2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轩辕正裔 编辑: 王丽珍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