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近代文学 > 近代小说 正文

《瓜分惨祸预言记》第七回 复故仇血肉纷飞 请救兵英雄自杀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1:00

  却说兴华邦独立国佈告之后,有两国必欲灭此朝食,后来自有曲折,今且按下不表。
  且说当日商州姜一心、张万年二人,同往饶声军营,激以大义。果然这饶声是个血性男子,便暗暗召集部下员弁,吩咐如此如此,各人领命去了。次夜三更时分,曾群誉、唐人辉、仇弗陶等正在狱中,忽见火光冲天,衙署内外,天翻地覆的人声叫喊。正错愕间,忽见监墙塌的一声倒了。却有一队官兵,张、姜二人带了进来,即将诸志士去了铁链、木枷,连那原有的囚犯也都放了。眾人一拥而出,便望著西门而去。后面官兵和洋兵极力赶来,前面却有官兵拦住去路,眾志士等慌著乱跑去了。
  却说岳严、钟警、犁水青三人一群,走入一个巷内。只听得四下裡乱嚷起来,人声喧杂,恍惚听得有人道:「洋人本拟待我们安静了,全数屠杀。如今恐怕随著那劫狱的走了,已下令不分男女的屠杀了。」正听间,登时四处火起,只见洋兵也有,官兵也有,土匪也有,各皆杀人如剪草的乱杀。岳严、钟警、犁水青三人急躲在一个破屋的梁上。却好有悬的破席蔽著,虽洋兵乱民进去搜人,却都未被见著。三人在梁上,只听得遍处呼号哀哭之声,与那洋兵、土匪等威吓叫喊之声相应,真是肝肠欲碎。少顷,火光中忽见一个如花似柳的绝色佳人,满面脂粉,三寸金莲,却被土匪从一个院裡拖出。登时髻散发乱,两泪汪汪。却被土匪即时拖入三人所藏的破屋之内,那上下衣服,已被扯破净尽,一丝不存。正闹著,后面一个男人跟来,恳恳哀告。却被土匪取来,用刀将两手两足钉在门上,以看其妻被眾轮姦。那钟警等看著,大為不忍。须臾间,土匪轮得几乎遍了。忽有洋兵十数人拥入,即将土匪衝散。见是如此一个美人,便也都来轮流淫了。那女人呻吟呼痛之声,真是哀惨之极,不忍听闻。轮毕,洋兵去了,只见那女人阴户肿起,血流遍地,只剩下丝丝微气。忽然又有乱兵一队闯入,也欲行淫,见那下体已渍,却把她两乳割了,旁边一兵,又取一刀,从阴户刺入。只听得那妇女大叫一声,登时气绝。又把那男人也一刀杀了,纷纷而去。犁水青即悄悄的告钟警道:「这男的便是自立学堂教习吴钟清,平日口说大言,却恋著妻子怕死贪生。自我们曾先生得著瓜分警报而来,他却一溜烟去藏在家裡,不和我们一处了,他却天天好和妻小取乐。如今我们不惜死的倒还活著,他们却早遭著惨祸了。」钟警道:「只可惜天下那恋妻小的不及看见。我们平日告他妻子被淫、身躯不保的话,他终不信。必待到了做吴钟清时侯,却已侮来迟了。」此时已是自狱裡逃出的第二夜,那时官兵早已收营。官兵乱民却也稀了,渐渐地也安静了。
  三人便自梁上跃下,同向巷口而出。只见大街路上有残椽败瓦,地上堆积著尸骸,断头破脑,裂腹流肠,及那残手缺足的,色色都有。那地上的人血,好不滑人。又见鬼火如球,远近乱滚。黑夜裡西凤颯颯,鸦鹊无闻,只听瞅瞅鬼泣之声。那满地尸骸,都隐隐有坐立哀啼之状,真是怕人。三人閒说道:「从来战祸兵端,何地不有。但是西洋各国的人民,却是人人爱著自已的国家,觉得比自己的性命还可爱,人人寧捨著自己性命,以卫国家,所以虽是死了,也有餘荣。哪裡和我们中国人一样,不晓得自己受这中国的恩,比那父母养育之恩还重著呢。如今中国亡了,那实受这亡国之祸的,岂不是我们百姓麼?只可惜我们中国人,不知把这国看得比父母比性命还可爱。如今国亡身死,却是五洲唾骂,万古羞谈。死者有知,岂不自愧。」说著,隐隐听那各尸骸同声一叹,又揪揪的泣了。弄得三人心中一片凄凉,喝胜亡国之痛。犁水青道:「这些骸骨中,恐怕那义民尚是多数,但他见了官兵,便不敢抗,以為有背朝廷。不思朝廷既不肯与我民有权,同心竭力兴起我国,又把我们送人屠杀,已是我们的深仇。他们却想到此,以致官军到了,便皆溃散,这便是他们取死之道了。」
  正行若,只见河边几个人携著哭泣三人迎了上去,却是姜一心、屠靖仇、黄勃、成仁、花强中五人,彼此伤心了一会。只听姜一心对眾人说道:「我姜一心不能丝毫报效国家,如今死著已是迟了。只是我心裡尚望能替我国家保著一块剩水残山,下想一败至此。如今我的国家是定亡了,那曾先生一班也不知下落,想是死了。我们这中国是无望了。难道我姜一心尚要留著做个无国之民麼?诸君且勉励著,再集同志,计议恢复。我姜一心心肠已是痛碎了,留著也不能有心力助著你们报这中国,不如死了。」说著,已跃下水了。诸人施救了一回,无从捞起。他们无可如何,也只得寻曾群誉诸人去了。
  正走间,只见饶声的一支军士,拥护著仇弗陶、唐人辉、曾群誉等来了。点查人数,不见了女士金闺杰和姜一心。那成仁、黄勃等将姜一心投水的事说了。只听刘铭道:「方才我忙了,未说那金闺杰出监之时,她便挺身向前,抢了军士的一口剑、一匹马,直入官军。恰好刘餘钊抚台乘马出来督兵,即被一剑刺死。又往洋营杀了好些洋兵,忽然中了一枪,自己也便死了。我是被一个洋兵拿著去的,拴在马上,所以她之事,我都一一著见。后那洋兵中了枪倒了,我故逃得回来。」眾人也都伤感起来。
  又复计议恢复之计。陈策道:「如今应从艾君前日之议,速速打算将满洲人赶了,然后不认满洲与各国所订之约。纵是诸国逞著强权,硬分吾土,我们且将满人杀了、驱了,也稍泄我们胸中之恨。不然,难道他把我们中国土地送与人,要我们汉人受那宰割屠灭的痛苦,我们却听他安然无事,仍聚著五百万丑类据著山西一省,依然是衣租食税,享著我一方汉人的供奉吗?况且彼等入关时侯,屠杀汉人,惨无人理。扬州屠城,至於三日;嘉定百姓,乃至三屠。而且纵彼丑类安坐而食吾民之膏血,名曰驻防,实乃分佈要地,置我死地,使不得恢复耳。更有痛者,汉人见满人,必呼曰大爷,其妇人曰太太,儿童则曰阿哥,女子则曰姑娘,受骂不许还嘴,受打不得还手,且要说声多谢,这不是以我汉人為彼人之奴隶吗?而且我们汉人心知非变法不可以图存,彼等偏恐变了法,我们汉人乖起来,彼便不得奴役我们。寧可将我土地割与外人,也不许我们汉人得志,这不是我们的深仇麼?我们在座诸人,当那满兵入关之初,哪一个祖宗不因著剃头受他的百般残酷呢?如今听说那满清的独夫,和他那偷汉的母氏,已往山西。只因山西现有土匪闯入,所以现今眈搁在河南。我们今要速速借了饶声的部下,紧紧的赶往,将那满人和独夫等尽数杀了,以复故仇,然后佈告天下,重立起中国来。我料全国此时必能闻风响应。至於这裡既然抚台刘贼刘餘钊死了,先已去了内裡的压力。可留数人,仍行收集从前踊跃起义的民兵,吹著死灰,待我们那裡得势时,便可起来应著。」眾人齐声赞成。

 

 [1] [2] [3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轩辕正裔 编辑: 王丽珍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