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近代文学 > 近代小说 正文

《瓜分惨祸预言记》第八回 乱党投诚功成有日 大兵压境战胜无形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1:00

  却说洋兵官见应不降气死,正在惊讶,却见一个美人来了。原来却是英王郡主喇弗青奈,随著丈夫陆军统帅利蒲特来华。他却為赤十字会会员,今日正值巡视各方,听见兵营火药所失事,恐多伤人,特来医救受伤之人。却见伤者无多,派了医士前去,自己仍回会所。因过是处,闻是才夺的华营,便入来看视,那兵官便迎去了。只见张万年、李必胜、屠靖仇三人,口口声声骂那洋人违背公理。那美人问了详细,因叹道:「中国有如此人杰,而至灭亡,真不幸也。」又问三人道:「君等欲和我同至敝国否?若往敝国,君等一切费用我能供给,且有慕义之人,尽来结交。或且我能带君等謁见敝国皇帝,凭君面诉苦衷,君等愿否?」张万年道:「敬谢夫人厚意,怜我等亡国之惨,欲致我等於安乐之地。但我们这身体是要死在所最爱的本国之地,死了好待腐肉朽骨化了,与我所爱国土合成一物,不愿往上国也。」那女人道:「如和我到敝国,见敝国的皇帝,或且敝国皇帝敬爱君筹,肯许贵处这一方的人民与我国人同等,共享自由,亦未可定。时或公等欲归,亦听自便,并不强留。君等何不姑往一试?若留在此处,不过一死,不如再為同胞尽心尽力。」三人听了,也便应允。但与立约,一旦思归,便即归来,不得阻梗。於是先将应君埋好,便和喇弗青奈同往英国去了。临行之日,痛哭一场,以与本国相别。那沿途只见遍处旌旗,并无中国旗的影子,好生伤感,不必细述。
  且说夏震欧将兴华郡独立之后,便选长於外交之人,分往已经承认华邦独立的各国,联络交谊,一面预备抵御那要来侵袭的两国。种种添兵筹餉之事,自是极忙。一日正与各大臣合办要事,忽有人报说,有尚水人郑成勋求见我们兴华邦大统领。震欧命待此间办事毕后召见。约待了两点鐘光景,诸大臣合办之事已办妥了,各自回署,办理本职之事。这大统领立即传见郑成勋。须臾,成勋进来,叙礼毕,祝贺了兴华邦独立万岁,便谈起全国的事来。郑成勋不禁大哭。夏震欧也流泪道:「我本望先将全省独立起来,然后北向,逐却满人,收回国权,保住全国。不意那不肖的汉人承著满人意旨,来代洋人出力,要扑灭我起点之地。又兼兵力单弱,不能及远,不得已将一方守住,岂初志哉。我尚是日望同胞能将全国独立起来,不过如今大局已是溃烂,我这裡还恐不克成功呢!」说著,双眉紧蹙,不胜忧闷。
  成勋道:「臣正為著全国大事已去,仅有这兴华邦一隅得為乾净之土,心恐或再不保,则我们汉人,将全数為三等之奴隶,故来略效愚忠。」震欧急问:「先生有何妙策?」成勋道:「大统领陛下所虑者,非兵力单弱乎?」震欧道:「正是呢。」成勋道:「臣先前在尚水武备学堂,闻知瓜分之事,便与诸同志奔走四方,演说大势,以冀同胞一悟,举起义旗,以抗外兵。怎奈听者无不道我等是己痴了,非但不肯从我们起义拒敌,而且嘲笑侮慢起来。我们无法可想,只得想去联绪那无知识、无纪律的土匪。因臣与巨寇郑国存先时曾联了宗,那海邦城臣也略曾认识的,故此臣特往游说他们。不意臣尚未到那裡,洋兵已经杀入。臣方进退无路,忽遇洋兵,将臣掳了。臣欲生不得,欲死无从。后来闻说有一班志士,烧了洋兵不少,听来姓名,原来就是臣的同志。后来又闻志士败了,阵亡了敌人,就中却有臣弟成烈,亦被枪打死。那时,郑、海两党四出侵暴,无人制止,那洋兵亦颇為其所苦。臣便乘机请往说降匪兵,因此得离详人,而至匪穴。当臣在洋军时,目见两事,真可垂戒天下。但是说来也话长,如今且议正事,日后再与陛下详谈之。」
  震欧接道:「你且先说如何运动士匪,并来助我们的意思。」成勋道:「臣先到了郑国存处,说他先和海党连成一气,切勿自己同胞互相残杀;又劝他匆掠民间财物、妇女,当以功名為事,英雄建树正在此时,不可错过。又将那各国求独立争自由的所有英雄说给他听,那郑国存便心动了。听信臣言,即要臣往说合那海邦城。臣往见梅邦城时,那海党方被洋兵攻击。臣為写一书,请救於郑党,那郑党果来救了。虽两党都是败阵,然海党自是感激。由是两党合成為一,不复相残。眾人又举郑国存為首领,海邦城為副长。后来经臣演说了一回,大家都自认是中国的地主,旨能尽改却从前胸无远志、只图小利的举动,都愿奋死抵抗外人。但是两党已经被外人和官军杀了好几阵,从前两党不和,又自相杀了好些,所以虽是合併,势仍不振,东奔西窜,不能大举义旗,以讨外敌。到了蓄锐养精,颇有气力之时,要奔商州去助曾子兴。是时适闻尚水诸志士,和那东洋留学回来的,都在彼处,却一起被抚台刘餘钊擒了去。后来却有一个总兵,把他们劫出狱来,又被官军追逐一回,不知下落。臣等正在查访,却闻他们在江南除尽在彼处的满人,立时要独立了。却被俄兵垄入,杀的杀,掳的掳,已一个也不存在了。又闻山东、两广的同胞,也都因起义太晚,一切未曾预备,被洋人破灭尽了。臣等对此茫茫大地,见无一片乾净之土,痛不欲生。又闻此间独立。虽有美、法、德承认,却有两国坚意反对,必欲前来扑灭。臣等见他处既无可以图功,故来投诚,均愿效命疆场,為我同胞力争一日之自由,死无恨矣。」
  夏震欧道:「君等人数现有若干?」成勋道:「约有八万餘人,不知此处可能相容否?」震欧道:「不妨,我们同胞在南洋各岛开垦的,从前都是為著他人生利。所开的土地上,我们中国人曾无丝毫权力。甚且我民自垦的。并非受白人的佣僱,开了土地,也被白人佔领了。吾今正思将这吾民所垦的土地,一概收回治理之权,作為我兴华邦的殖民地。此事须是先派一营劲旅,扮作贫民,再往附近处开地,预备时调用;一面却派人到那裡立起政厅,定起一切地方自治的制度来;那所有我们华人垦的地,便可-一收回。我等来此,将来正可分往各处,作為垦地屯田兵。现今犹可加厚兵力,藉壮声威,以拒外人。此天助我独立之功也。惟是这兴华邦,既是民主政体,凡有大事,必经议院议决,总统不能专断。你可在此静侯消息。」於是命人送成勋往外部居住,即日开了议,却得公眾允许。这大统领便与成勋立约。归附之后,仍归郑、海二人管领,惟须听陆军省调遣。至全军一切权利,均与兴民相等,不相歧视。即日定了合同,签了押,成勋自己去了。这裡震欧又派人,前往美、法两国购了好些新式大炮洋枪,又说降了本省海军,又联络了管理船厂之人,将船厂献於兴华邦,為兴华邦的產业。各派干员去了,不提。

 [1] [2] [3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轩辕正裔 编辑: 王丽珍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