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近代文学 > 近代小说 正文

《瓜分惨祸预言记》第九回 遣使分巡问疾苦 吞声暗泣死幽囚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1:02

  却说华永年前往兴华邦庆贺独立一週年纪念节,路上遇著心爱的一个人,原来就是中学堂监院王本心之女王爱中。华永年自代他敷药而去之后,全心忙著军务,也忘记了。只是数起爱国的同志来,不多几人,便也想著王爱中。為闻著瓜分以剪自刺之事,著实可爱。但当时心绪麻乱,记著又被正事隔开,所以未曾遣人一问,也想著举国纷纷,这个人存亡也不可知了。此日相逢,几同隔世,彼此不禁喜得一跃而起。永年便问爱中何得免难?爱中道:「妾自君去后,满心记掛著我们国事,也不及感激君的厚惠,后亲疮口尚未大复原,忽有洋兵到来,将妾掳去,见他营官。妾指疮痕道:『你们末来,我已拼著要死,难直今日忽要贪生起来不成?』那兵官道:『我非要你服也,只因我看日前新闻纸上载有為国自刺一事,详看来,却是一个女郎,实是钦慕。故进兵至此,首派军士寻了来。如今给你护照一纸,到处游行,尽可无阻。』妾答:『以我们是中国人,中国灭亡,理应殉死,不愿得护照。』彼乃劝我入赤十字会,看护那些受伤的中国人,也尽些爱恋同胞的情义,我更允了。今日闻我们同跑自立的新独立国週年纪念之辰,故也来致祝。不意遇著足下。」华永年也将别后所有经歷之事说了。二人便一面走,一面閒谈,同向独立国而来。
  华永年又问起她的父亲来。爱中却垂泪道:「妾父当日被一队洋兵拿去,恰值洋兵又带著两个从前东京回来的留学生贾新寇、耿明二人,来到营内投降。妾父见此,也便情愿归降。不意洋官忽发怒骂那二人道:『你在文明之邦受过教育,為何尚无耻若此。不特愧见你本国的爱国之士,而且有玷我邦。』令武士立推出二人斩首。其时便带著也将……」说到此,已是哭得说不出话来。少顷,又哭道:「同志诸君,何尝不有死的。但是虽然死了,却是光明正大,轰轰烈烈的令人敬慕。而今妾父死了,却博了……」说至此,又咽住口,哭得泪人一般。华永年用言劝慰了一番,爱中方收了泪,重复前行。又告永年道:「妾被掳时,路上遇见君之令舅任君,也被洋人掳了。但不知掳去后如何。」华永年道:「这等人也不必提起他了。」说著,二人已抵国门,却见一张佈告之文,其文曰:
  「兴华邦独文国国民公僕大统领夏震欧言:本月某日,系我独立国自立一週年之期,著国内老幼男女,一律停工一日,以申祝贺。此后永远以此日作為本国独立纪念之节,已由议院议妥,由餘签押立案。特此通布知之。」
  看毕,华永年带同王爱中进见大统领,俱祝独立国万岁,国民发达。永年又将爱中前事说了。大统领不胜叹赏,便命赐以二等宝星,以示优荣。这华永年等从前经歷血战,早已赐了勋章,自不必说。
  且说那华永年因听爱中说洋人厚待之事,想著甄得福、刘千秋或未被害,便请大统领遣人至洋人处查问,若果未死,便当赎回。统领立时允了。永年又道:「如今我独立国赖著国民尽力,及隍下的经画,故得享受自由。只是臣等想起此外尚有全族的许多同胞,经各国收地之时,残杀屠戮,无所不至,必已是伤亡过半了。如今剩的遗民,闻是受那外人无理的压制。人民充当劳动工役之外,不许更操他业。又兼暴敛横徵。人人劳苦而不得食。所有应纳之人头税、地皮税、房屋税等,尚不能照效完缴,日受鞭笞追比,真是可怜。可否请陛下派人分往慰问,略与周济。或代请各国略行加惠放鬆些。」夏震欧也蹙著眉道:「若是代请各国加惠放鬆,彼此必以我為干预彼属地的内政,且以為我市恩同胞,以图全体恢复,定必托言辞却。我也正想著派几个使者前往各处巡视,略加慰间,使他们心中想著将来尚有全国独立的希望,那精神也略可宽慰些。我又想著待我国内略能充裕,每年逢著纪念节,便按旧日省份,每处给他十万两银子,以賑济那贫苦之人。」华、王二人道:「陛下重念同胞,情真意切,臣等不特皆表同意,且甚感激不尽。」说著,二人兴辞退出。
  那震欧便特諭,著文部省大臣夏存一,外部帮办大臣江千顷,农工部副理黄克臧,暂行出使各国所属的中国各省旧地。夏存一巡南方,江千顷巡中央,黄克臧巡北方。各带银六万两,见有极苦之人,酌予賑给。又传諭华永年往赎刘千秋、甄得福,需金多少,许全权与该国定议。诸臣领命去了。而今按下华永年一边。
  且说夏、江、黄三大臣,巡行各地,所有旧日华民,见是同胞派来慰问的,无不感激零涕。也有尚不知独立之事的,三个各一一告知。并将先前如何预备,及今诸国如何承认独立,后来尚拟救度你们等话说了。诸遗民多是捶胸痛哭,自恨从前不能学兴华邦一样,如今竟受外人的种种苛虐,看那兴华邦的人不啻天上的人了。三个著实不忍,各各散与银子,哪裡能够遍给,只得各择其苦至垂死者略给些,须尚是不足。又许他们是年以后,每年逢著纪念节,必多带银钱前来賑济。眾人无不涕泣。此是三人路上的大概,不必多赘。
  如今再说夏存一巡行南方。一日来至商州地方,只见人民自由无苦,直与他处不同,心中不解何故。原来当日张万年、屠靖仇、李必胜三人,随著英郡主喇弗青奈至英,见了英皇帝。英皇甚是敬爱,加以礼待。又闻商州人民,人人爱国,立為团兵,几番死战,以争国土,人人寧死,不肯投降。不禁感其忠义,便命在英属中国旧地内,单许商州一县人民与英民平等,同受自由之福。名其地曰:中国商州县英国保护地。又各赐张、屠、李三个以头等室星,令归故土,充為本地下议院的议员,掌理商州地方自治之制。三人回来照办,人民自是欣喜不尽。因念著今日人民得以不受压抑,不為奴隶,竟与白人平等,同享自由,此皆系曾先生群誊的厚赐。吾民若非闻那曾先生的演说,哪裡能爱国家,能感动英皇许我自由。於是纠资為曾子兴铸起铜像,以垂不朽。又因祝封世当知县要拿子兴正法时,曾来报信,以救子兴,又教张万年劫狱之策,后宋他自身竟不知下落。子是也為铸了一小像,侍立曾君之旁。那曾公铜像所站之台,却鏨著杨球、姜一心、应不降、张万年、犁水青、屠靖仇、李必胜、金闺杰等一班诸志士的姓名,又鏨著当日各乡团的乡名,以及队伍号数,以示后世。夏存一问了详细,便来瞻仰,致敬了曾群誉的铜像。那张万年等已来招待,并邀夏存一宴饮。彼此席间所有许多朝贺相慰,及那感慨他处同胞被虐之语,不必多赘。那存一竣了事,也便回国,不必细叙。

 [1] [2] [3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轩辕正裔 编辑: 王丽珍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