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明代文学 > 明代小说 正文

【明代小说】《禅真后史》第十五回 跃金鲤孝子葬亲 筑高坛真人发檄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6:37

  第十五回    跃金鲤孝子葬亲 筑高坛真人发檄

诗曰:
  赤鳞攒聚隐奇踪,水绕山围秀气钟。
  福地自然归福主,瑞征五彩降神童。
  话说耿宪因座间瞿天民谈及为母、妻择坟情节,离席道:“西门外有一片荒土,未知龙脉若何,老师不齐,可亲往一观,或可安葬,随当奉送。”瞿天民父子称谢,择日同至西郊,细观山景,但见:数簇尖峰削翠,一湾涧水澄清。沿山夹道树交生,旺气来龙相称。前妙明堂九曲,后奇锦嶂千层。堪期积世出公卿,福地果由天定。
  瞿天民看了,十分合意,对耿宪道:“山之大概,我已悉见,请言价关,方可领赐。”耿宪道:“老师何欺某之甚也!
  某虽不才,岂不能为太太、师母出一葬地?老师突言价目,使学生甚觉无颜。”瞿天民笑道:“不然,贤徒以山惠我,何等高谊!但我为先母择坟,无故而受人山土,于心何安?是吝财而轻母也。贤徒如不言价,予亦誓不受地。”耿宪道:“老师孝心,某何敢逆。价赐百金,足偿前值。”瞿天民甚喜,当晚。交银立券,即选斩草破土安葬日期,唤土工赍发银两,堆砌墓道,四围栽种树木,又令石匠整理祭台,延请堪舆高士,姓都字道好,点定穴道,逐一齐备。举殡之日,亲友邻族送殡者何只千人,见了那丧仪富盛,无不夸羡。当日开掘金井,将及丈余,有一石板覆于土上,揭开看时,下面是一池子,池内满贮清水,水中心有一尾金色鲤鱼,长可四尺,周围杂色鱼虾旋绕于旁。众人见了,尽皆惊异,都道好笑道:“日前定罗盘时,我看这圹穴的是来龙聚处,不期藏此神物,正所谓有福之人,不落无福之地。太太落土已后,子孙富贵可期,世代簪缨不绝。
  可贺,可贺!”瞿天民道:“先妣薄有后福,得蒙老师指示真穴,但不知如何安葬?”都道好道:“自有妙处。”令把石板依旧盖上了,将棺木放于石板之上,然后堆砌砖石,培上泥土。
  一霎时,坟已垒就。瞿天民摆上牲礼,祭奠已毕,放声恸哭,拜谢了众客,各自散讫。瞿天民于茔旁盖一草舍,看守坟墓,只留一仆炊爨。这耿宪将那百两坟价在茔左盖造享堂,工毕,作别而去。
  不觉光阴迅速,早过了两个年头。当下值于残冬时候,雪天初霁,瞿天民令家僮扫开雪径,步至峰顶,四望山景。忽见次子瞿璇策马而来,奔至岭上下马声喏,兀自喘息不定。瞿天民惊疑,慌问何故,瞿璇道:“且到舍中禀知。”父子二人同进草舍里。瞿天民道:“汝乘此雪天飞马到此,却是为着甚来?”瞿璇道:“目今县官贪酷,地方激变,狂徒凶寇结成一党,肆行劫掠。县官弃下家小潜逃,城内鼎沸,将次杀出城外来了,特报爹爹知道,何以避兵?”
  瞿天民笑道:“不妨。尔且言县官激变之故。”瞿璇道:“旧父母升任去了。十月中,新任县官简仁,插号五泉,又字百驹,莅任不上月余,肆恶无极。因此,百姓相聚为乱,好生猖獗。这简仁贪酷并行,人人痛恨。一曰全征:凡本年一应钱粮等项,尽行征收,其兑扣足加三,纵是分厘之细,必经手称估方收,如迟延不纳者,不拘老幼,酷刑监禁,决致鬻身变产赔补,才得完局;二曰全刑:凡用刑杖,亲较筹目,数出于口,一下不饶,用刑时还有那吊打拶夹一套,不拘罪之轻重,一例施行;三曰全情:凡词讼必听人情,乡里亲族缙绅交往者盈塞宾馆,书刺积满案头,不拘是非曲直,人情到者即胜,那受屈含冤的何只千万;四曰全收:凡馈送之礼无有不收,一应铺户所支货物,不拘贵贱,公取私用,并不给价,罪赎分毫不赦,贿赂多寡皆收;五曰全听:凡词讼差拨之事,或人情或财物,先已停妥,他自随风倒舵的审发去了,如人情、钱物两不到手时,满党人役,俱可发言,不知听兀谁的话好,造化的彼此干净,出了衙门,晦气的都受一顿竹片,那吏书、门皂俱获大利,故有五泉之号。”
  瞿天民笑道:“这尊号倒也中窍。激变贼寇,却是为何?”瞿璇道:“官街口富户唐榔诡谲勇鸷,健讼多谋,专一附势趋炎,衙门情熟。邻妇伊氏,其夫吴十三在日,原借唐榔数两资本,三五年之间,水利重迭,盘算至数十余金。吴十三死后,即将他衣饰器皿尽行搬去,又把他一个女儿,年已及笄,抢去做了使女,见他有些姿色,收进房里用了。其妻单氏妒其宠幸,瞰丈夫出外取移,暗中饮食里下了毒药,此女中计而亡,令心腹家僮将尸坠于城河之内。数日后,尸浮水而,有人认得的,报与伊氏。伊氏痛哭,也要自尽。邻人有抱不平者,令彼告理索命。这伊氏即往县中叫屈鸣冤。那简仁听了关节,临审时反将伊氏施行全套刑具,逼他供出唆告之人。妇人受刑不过,死于堂上,当下来看的人尽皆跌足叫喊。内中惹出一个杰士,浑名王铁头,心怀不忿,大喊道:『好屈事也!好屈事也!不杀贼吏,何以泄愤?』众人乘势喧嚷起来。那唐榔不知风势,大踏步摆出县门外来。众人指着道:『这个就是凶身唐榔!』王铁头大怒,急跨步劈面迎去,大喝道:『唐榔,好大胆!谋人家财,占人子女,复纵妻妾争锋,害了孤儿寡妇之命,好伤天理!』唐榔骂道:『甚鸟汉,辄敢管老爷闹事,那泼妇听了棍徒唆哄,诬我人命,简爷从公判理,与汝何干?岂不是寻死的杀囚!』那王铁头大恼,一拳劈面打去,唐榔侧身闪过,不提防王铁头又复一头撞来,刚刚撞着鼻梁,唐榔仰面便倒,却把鼻梁撞作两截,血如涌泉,骨都都流个不住。王铁头复在心坎上踏了两脚,眼见得唐榔不活了,把门皂快飞报县官,县官令人急拿。王铁头夺了一根竹片,直打入县堂上来,众人那里抵当得住,只救得简仁走了。内中引动了一伙少年精壮大汉,一齐动手,帮助王铁头大闹县堂,县官家小并衙门人役伤者甚众。王铁头与众人道:『懦夫生中寻死,好汉死里求生。今日既已做下事来,势不可已,大家且图一个快乐,再作理会。』即那日为始,聚集一二千人,打家劫舍,官兵不能抵敌。近闻本州岛刺史调兵剿捕,众寇有出城屯扎之意,故特来报知,怎地保得家下无事便好。”

 [1] [2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清溪道人 编辑: 文人忠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