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明代文学 > 明代小说 正文

【明代小说】《禅真后史》第二十八回 墨顶朱冲波救主 哈一喃出猎兴兵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6:54

  第二十八回    墨顶朱冲波救主 哈一喃出猎兴兵

诗曰:
  败衄潜奔势已危,急流飞渡赖神驹。
  深山较猎逢倾盖,报复重兴一旅师。
  话说骨查腊率大队苗兵杀出梧桐岭来,行至次日午后,前离瓦屋山不远。骨查腊暗喜:“据此山险,利贼虽有十万人马,亦难飞过!”催趱前队急行。众洞丁得令,一齐趱路,刚刚跑过山嘴,只见尘头起处,一彪军马飞奔而来,正是利把答父子二人。骨查腊见了,先自骇愕;又见山路窄狭,不敢冲突。将洞丁挥转,约退半里许,在于平川旷野之间,两下布成阵势。
  骨查腊出马阵前,厉声道:“咱与恁父子乃唇齿之交,故奉书相约,共举大事,以图富贵。何故听信腐儒之惑,反戈相向,杀咱爱弟将校,是何道理?今速退兵,以修旧好,庶不失邻邦情谊。倘执迷不悟,死临顷刻!”利把答大骂道:“朝廷有甚亏汝,屡生变乱,荼毒生灵。沙洞主提兵问罪,复遭汝诡计,全师覆没。兀敢摇唇鼓舌,妄认唇齿之邦,恨不得擒汝,割腹取心,以祭沙洞主之灵!早早下马受缚,免吾动手!”骨查腊大怒,挺枪纵马杀过阵来。利把答待欲接战,侧首利厥宣一骑马早已飞出,挺枪迎住。两员猛将,抵死相持,斗上六十余合,骨查腊力怯,虚刺一枪,拨马落荒而走。利厥宣随后赶来,直追出旷野尽处,前面是一条阔溪阻住。骨查腊兜转马头,倚枪攀弩,背射一箭。利厥宣眼快,侧身躲过,也拈弓回射一箭,正中骨查腊左腿。骨查腊负疼,再欲举弓,利厥宣马快,早已飞到,骨查腊弃弓跃马,冲波而过。利厥宣也欲渡过溪去,奈那马惊嘶不走,隔溪看时,骨查腊也去得远了,四下里又无桥筏船只,只得回马,复转旧路来。正遇利把答大驱人马,赶杀洞丁,利厥宣拦定,乱砍一番,杀得洞蛮尸骸遍地,大获全胜。
  利厥宣对父道:“骨贼大败,又被儿射了一箭,将已就擒,岂料神马渡溪逃脱。这贼狡猾多谋,可惜放去,待其立足坚固,急难攻龋今乘此破竹之势,直捣巢穴,焚掠一空,使彼无家可依,绝其归路,然后率大军迎接两路人马入关,大事顷刻可定,迟延则胜败未可测料。”利把答从计,急令军马昼夜兼程而进。一路上虽有几处关隘洞丁把守,见大势人马杀来,谁敢阻挡,望风逃窜。利把答直杀入蒙山洞中,将骨查腊家属男女数百余人尽皆剿灭,洞兵将校降者极多。利厥宜取金银宝贝一半,装载车上,解入督府,一半给赏军士,把洞中粮草、宫室放火烧毁。父子商议分兵,利把答一支军马取路出平羌江,接应乜律新进洞;利厥宣一支军马往东路接应刘总督入关。分拨已定,各自领兵前进。
  且说刘仁轨后队应兵已到邛崃关下,见其山势险峻,沙或迷人马败没,和统制官等商议,将军士分作四队,轮流挑战攻打。但见关上遍插旌旗,密布枪戟,并无一骑下关。马军正统制胡侠率敢死士三百,用铁橦水桩直撞垒壁,关上乱抛矢石下来,打伤了数十人。胡侠左手执牌,右手执刀,催并上前,谁敢退后?又将城垛撞倒数处,一齐乘势欲抢入关上去。西壁鼓声振处,苗将罗阗、罗阃带领洞丁杀出关来,胡侠迎住,两下大战。刘总督忙唤步军副统制翁诚、牙将张畦率精兵数千助阵,鏖战良久,胡侠一刀将罗阃砍落马下,罗阗慌退入关去。
  胡侠得胜,又欲攻城,刘仁轨见天色已暮,怕有疏失,急鸣金收军,胡侠等撤兵回转。刘仁轨重赏将士,另设宴与胡侠庆贺,军政司记功第一。次早黎明,忽闻关内喊声大举,刘仁轨急调军马出寨候战,杀奔关口。只见城上竖起一面大旗,旗上书“右翼副将军利”六个大字。少顷,关门大开,一少年大将单骑飞马而来,官军扎阵待之,那大将直入中军下马,见刘总督献功。刘仁轨惊道:“卿父子攻取飞仙关,何以遽能至此?”
  利厥宣道:“仗督爷虎威,已获全胜,请大驾入关,从容上禀。”刘仁轨大喜,一齐进关内官厅坐定,计议出榜安民,搜捕余党。少顷,利把答接应乜律新军马取齐皆到,二洞主参见毕。刘总督见一青脸大将跪于阶下,问是甚人,乜律新道:“这是骨查腊部将巴恍龙,与某屡经合阵,未分优劣,今被利长官从山后杀来,彼无去路,率本部洞丁乞降,献于台下,任凭区处。”刘仁轨道:“汝助逆为叛,本该斩首磔尸。今为利将军收录一番,暂饶性命。”喝军校逐出。利厥宣禀道:“巴恍龙虽助骨贼为乱,非其本心,本官驱役,无所辞避。今知顺逆投降,乞天恩赐某部下为一牙将,亦能效力报功。”刘仁轨允之。就于官厅大排筵席,犒赏大小将士。饮酒间,利厥宣将骨查腊遣将前后夹攻、父子分兵截杀、斩将夺关并从山径抄路到此、砍杀守关将校、迎接大军功劳,细陈一遍。刘仁轨把盏贺功。利厥宣又道:“单可惜走了骨查腊一人。这贼狡诈多谋,必为后患。”刘仁轨道:“卿等既获大胜,怎使这叛奴逃脱而去?”利厥宣道:“骨贼素称勇悍,与某抵死鏖战良久,次后枪法渐乱,落荒奔走,被某追及,将已就擒,不知何处得来那一匹好马,冲波渡水,以致逃脱。”刘仁轨道:“诚为可惜。但不识那马是甚样龙驹,有此冲波踏浪之能也?”巴恍龙在旁道:“这马出自西番哈烈国中,浑身纯黑,眉心上一鬃赤毛,长有尺余,名为墨顶朱,日行六百里,渡水登山如履平地,乃一番客关赤丁所献,给价六百两。骨查腊凡出战,全仗此马之力。”刘仁轨问道:“关赤丁系何处人氏,得此良马献与这贼?”
  巴恍龙道:“关赤丁乃涿州人氏,自幼从父关镛出入西番诸国,贩卖珍珠异宝,常于各洞往来,故骨查腊得此良马。”刘仁轨道:“那关赤丁可在洞中否?”巴恍龙道:“一月前离此,往默德那国去了。其往还或迟或速,向无定期。”刘仁轨暗记于心。有诗为证:
  当年玉蟹把恩施,今日神驹事更奇。
  聚散人生浑未定,相逢萍水即相知。
  刘仁轨令随行伶人奏动鼓乐侑酒,尽欢畅饮。

 [1] [2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清溪道人 编辑: 文人忠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