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明代文学 > 明代小说 正文

【明代小说】《禅真后史》第三十回 爱良马番将献谋 挂数珠猢狲念佛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6:56

  第三十回    爱良马番将献谋 挂数珠猢狲念佛

诗曰:
  猕猴警觉性通灵,项挂琼珠类诵经。
  兀坐高枝人不解,乌巢端的有神僧。
  话说骨查腊攻打大方山,被胡侠屯兵于冈顶,不能前进,彷徨无计。忽有番将容三劫进帐献计,骨查腊延之上座,虚心求恳。容三劫道:“长官欲取这冈子,不窥地利,朝夕价只恁地攻击,何以能破?小将昨日杀傍西北栅边,细瞧地势,破之极易。”骨查腊又问道:“将军为甚见的易破?”容三劫道:“长官若有重赏,此山立刻可得。”骨查腊道:“如将军占得这冈子时,便要咱剖心剜胆相报,亦所不辞!”容三劫笑道:“不必恁地重礼,只求长官所乘之马足矣!”骨查腊慨然道:“果得进栅,即以此马相赠。”容三劫附耳道:“如此而行,旦夕可以破之。”骨查腊踊跃道:“好计!好计!咱一时见不及此。乘黑夜中,正好行事!”令容三劫暗传号令:黄昏饱食、束装,打点火具,二鼓尽,齐赴东南栅上攻击,迟延退后者斩。
  番军得令,各各整顿不题。
  且说胡侠当夜正在寨中饮酒,至更深时分,忽听得喊声大起,急披挂绰枪上马,亲到栅前催督众军守护。只见火光之中,骨查腊一马当先,指点军马攻栅。胡侠心疑此贼黑夜突来攻击,必有诡计。一面令军士施放炮石,自带马立于高冈之山窥觇,两下喊声振动山岳。喧哄将及夜半,胡侠猛见西北上灯光隐隐,急聚马奔来看时,一带栅门倾倒,为首一将引着百余个番汉已自杀入栅里。胡侠大喝道:“番奴慢来,吾已候汝多时!”那大将不应,提起大杆刀劈面砍来,胡侠挺枪架住。二将就于冈下大杀。那官、番二军,互相抵敌,番将和胡侠奋力大战。正杀到紧切之际,忽听一声响亮,那冈子崩下来,把二员大将并两下军士大半压于土内。原来那西北上山冈,因要竖立木栅,在空缺处一时运土堆就,连络如城墙一般,以便防守。不期被容三劫看破,特献此计,令骨查腊拥军马连夜东南攻栅,诱胡侠撤兵相抵,自却领精壮番士暗暗掘开松土,排栅而入。胡侠颇有智略,亲自接战,奈何天命已尽,二将一齐死于冈下。后人看此,作诗嗟叹云:暗窥地利捣坚城,二虎相恃戈戟森。
  豪骨并埋荒土内,事从天定岂由人?再说番军逃转栅外,飞报与骨查腊知道。骨查腊大喜,放心攻打。令急运柴薪,乱撒栅下,放起火来,一时间烈焰张天。栅内军士见主将已死,心下慌乱,各各弃栅溃散,被骨查腊一拥入栅,据住冈子,杀散余兵,尽获粮草器械,乘夜修造木栅,阻住果州出入之路。
  差番将牙的鸾往哈云撒密处报捷,准备云梯飞楼,两下夹攻龙门州,期日进兵。巡哨官兵飞马报入果州,副统制喻铎闻此消息,惊惶无措,急上城四门巡察,行至北门,忽见城下二壮士厉声求谒,喻铎细看,乃是番客关赤丁也,急令开门放入。
  相见毕,喻铎道:“我这里兵戈扰攘,被洞贼骨查腊引番兵围困龙门城,又将大方山夺去,前后受敌,兄与这位壮士从何处飞来,好险,好险!”关赤丁道:“此一位将军,乃清江洞利长官公子,特为总督而来。”即把前后相杀事迹说了。喻铎延利厥宣、关赤丁下城,客馆中坐定。利厥宣道:“咱一路打探而来,已知备细。可惜督爷去了,贵治有几多军士粮草,可彀支给么?”喻铎道:“此城四围坚固,马步军兵不下万人。但一应粮草,俱系大方山搬运。目今督爷处粮食,多则可支一月,少则不过二旬。倘围困日久,我这里又不能接应,民心一变,满州生灵尽为虏有,督爷将士焉能保全?”利厥宣道:“事已极矣!明日出城,愿决一死战,以救督爷!”喻铎道:“不如暂守,再图良策。”关赤丁道:“公若迟延不出,倘刘爷有失,咱等何害?但公等亦难免坐视不救之罪耳!”力劝出战。喻铎道:“我亦知出战的为是,但精锐军士皆被刘爷与胡统制带去,只留下仅万老弱之卒守城。驱此辈与战,何异犬羊搏虎,万不一胜,城池难保,故此迟疑不决!”利厥宣道:“公言良是。但坐守不战,刘爷受困,何时脱此重围也?”
  三人踌躇不决之间,闻得军声喧哄,金鼓乱鸣,飞报番军攻城。喻铎同二人急上城楼,只见骨查腊立马城下,指挥四顾,旁若无人。利厥宣大怒,弯弓搭箭,站出窗槛,大喝道:“骨贼看箭!”骨查腊急抬头看时,箭已飞到,伸出右手,轻轻接住。城上城下,军校齐声喝采。不期利厥宣手段神捷,趁着这喝采闹热中,又一箭射下,骨查腊复听得弓弦响,正举起左手来挌,急忙里接应不迭,飕地一箭,射中小指,折为两截。骨查腊大惊,负疼退走。众番军骇愕,撤回散去。利厥宣就欲乘势出城追赶,被喻铎几番挡住。当夜,利厥宣悄悄对关赤丁商议道:“喻统制懦怯之徒,不足与论大事。若再迟缓,刘爷粮绝,决然拒守不定。咱与公只索辞去,随路州县求取救兵,速来赴援,庶几重围可解!”关赤丁道:“咱意也欲如此。若与喻统制说知,必被缠定,反成耽搁。不如暗地去了为便。”二人计议定了。
  次早五更,即离了客帐,闯出东门,往朗静县来。一带都是山路,崎岖难走,行不上百里路程,起赤天色将暮。关赤丁指着南首道:“前面是一官驿,可以寄宿一宵,明早行罢。”
  二人径投驿馆中来。只见驿前空地上,数百人打攒攒围定一株大松树,仰面看着,指手画脚,在那里笑说。二人急奔上前看觑,却原来是一个大猢狲,足有五尺多长,竟似一条汉子,坐在树顶,胸前挂着一串羊脂玉数珠,两手捧着一双金钏,抚弄玩耍。二人看了,却也好笑,问旁人道:“这猴子弄的物件,从何处得来?”一人答道:“这怪物是驿后山上积年老猴,向来成精作祟,不拘昼夜,闯到人家,开箱剜笼,拿了衣饰银两,是处作耍。近村方圆数十里地面,被他无端蒿恼,兀的气死人也!”利厥宣道:“这不过是一猴子,有何难处?唤猎户弓网捕捉,片时即可除害。”那人道:“若猎户能擒捉时,怎到今日?这猴子灵性异常,善于跳跃,刀箭尚难近身,何怕张罗布网,比如人若还逐,恼犯了他,黑夜之际,率领千百余大小猢狲,掀瓦拆屋,搅得你无处藏身。因此兀谁敢去撩拨惹祸。今日午后,总督刘爷家眷到驿中打中火,不知这猴子怎地盗了夫人数珠金钏,在此身上作耍。夫人吩咐合驿人役并百姓等围绕定了,待什么小相公来拿他,众人只得在此攒守。”利厥宣笑道:“看他这一副龇牙裂嘴鸟腔,也挂一串香珠,恶口念佛。那两条毛臂野兽骨头,也带着金钏,学人做作。不要忙,且教他受用咱这一支好箭。”说罢,抽矢弯弓,劈面一箭射去。那猴子孙儿俱已瞧见这一箭,好利害,将支箭滴溜溜踢落尘埃。
  利厥宣又射一箭,那猴子提起金钏,接定箭杆,只听得“豁刺”地一声响,那支箭从利厥宣顶门上掷将下来。利厥宣急躲闪时,箭已从耳根边擦下,插入地中数寸,利厥宣吃那一惊不小。众人看了,齐声发喊,看的人愈加多了。

 [1] [2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清溪道人 编辑: 文人忠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