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明代文学 > 明代小说 正文

【明代小说】《禅真后史》第三十五回 瞿氏子放雷逐怪 车云甫挺斧劈邪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7:04

  第三十五回    瞿氏子放雷逐怪 车云甫挺斧劈邪

诗曰:
  从来异教惑民多,五觉三缘总着魔。
  茂士少宽雷部责,须臾四海尽干戈。
  话说滑道士见车云甫说妖物神通广大,将一概高僧法士尽遭侮弄,不觉把持不定,倒退了数步。瞿琰道:“我之神术,与那旁门混帐的不同。若是亲身施法,也不为奇。单用着此位邻长握符驱魅,顷刻可以见功。”车云甫摇头道:“蠢老年虽昏纨,还要留这残喘吃口薄粥,怎自送命与那邪鬼!”瞿琰道:“你老人家若有疏虞,我即偿汝之命。”车云甫道:“饶我罢,小相公休要作耍!”瞿琰笑道:“何胆怯之甚也!”对滑道士并众人道:“列位且休散去,试看小生去驱妖孽。若被他拿住时,乞相救援。”荀氏阻定道:“妖神作怪,乃妾家之不幸,怎好害得郎君?切莫进去。”瞿琰带笑袖内取出朱砂,左右二手交换书符于掌心,把两拳紧紧捏定,拽开脚步,径往大屋内走。
  这干人担着一团的干系,打攒攒聚定耳听消息。荀氏放心不下,唤翼儿前去看视,缓急可以救应。翼儿终究胆大,飞步跑进墙中软门边窥觑。只见瞿琰刚走近大厅前栏杆边,厅里喊声乱起,奔出长长短短、大大小小百余个鬼怪来,形状十分丑恶,一齐来擒瞿琰。翼儿慌做一堆,正待要走,猛听得一声霹雳震响,把那偌大的厅房震得摇动,那伙鬼怪寂然不见。翼儿欢喜道:“着手,这郎君真是好本事也!就追入厅上来。瞿琰已进第二透厅里,翼儿随步赶入去。一连走进五透房子,不见一毫鬼影。
  瞿琰站住,问翼儿道:“汝是何人,泼胆随我入来?”翼儿道:“小子是党家亲人,妈妈因郎君独自一人行法,恐有失足处,故令小人相随伏侍。”瞿琰道:“适才那一声霹雳,妖神野鬼尽已冲散,我因力倦,暂憩于此,汝先入去,洞开门扇,待予进来,搜检余孽。”翼儿也不待话毕,放开两脚,飞也似进去了。才踅出穿堂,只见轩子前画桌上坐着一尊神道,红须赤发,两鬓鬅松,突眼獠牙,脸如靛色,身长丈余,穿一件淡花袄子,两手扯一条火赤大蛇,在那里喀耰地咬啮。翼儿一见,惊得一下两只脚先是软倒,口里大喊“有鬼”!瞿琰在门缝里窥觇,只不进去。翼儿睡在地上,哭道:“这回性命只索罢了。小相公哄我入来,怎不相救?”那尊神道跳下画桌,怒目伸臂,径来捉人,翼儿慌得乱滚。瞿琰跨进一步,放开左掌,又起一声霹雳,豁剌剌震地喧天。那凶神两手捧头,望里面便走。瞿琰随后追入,直赶至花楼之下,闪一闪忽然不见。瞿琰上楼看时,但见烟雾达楼,四面杀气腾溢。瞿琰取朱砂,于前后出入门户之上画了符篆,然后复出外面来。这翼儿还睡在地上,闭目不动。瞿琰叫唤多时,方才苏醒,开眼见了,失声道:“呀,小相公,吓死我也!”瞿琰笑道:“『携』字是汝可称呼的么?不吓汝吓谁?”翼儿才省得是耍他,跳起身便跑,先到栈房里报知。滑道士道:“何如!我老道士请来的真人,可误事么?”
  荀氏、车云甫等不胜之喜。向前雷声响时,远近之人尽皆惊骇:晴天朗日,霹雳从何而起?党家人传出来,说是一少年相公行法驱妖,因此看的人挤满巷内,见翼儿报知消息,一齐喧哄入来,把五间大花厅堆塞满了。荀氏也不顾内外,踊身捱入,见了瞿琰,纳头便拜。
  瞿琰道:“老妪快不要如此,反折我少年之福。”荀氏道:“小相公有此法术,决非凡人,见了活佛不拜,岂不当前错过?”
  瞿琰大笑,慌忙扶起。众人见了瞿琰一表人才,个个啧啧称羡。
  内中有好事的上前道:“既承小相公施恩逐怪,救了党妈妈一家性命,然斩草根不除,难免日后之害。还求小相公捉尽妖魔,方免后患。”瞿琰道:“予已矢心擒怪,岂留余孽生殃?但看那花楼上妖气甚重,党宅二女必迷于此,予怎好轻身上去?故候荀妪与诸邻同往一观,管取妖邪尽歼予手!”众皆称谢。荀氏取了锁匙,交与翼儿,陪瞿相公先行,随后这一伙看的人似蜂拥一般跟入来。这翼儿上楼开了锁,探头张望,里面黑洞洞地,不敢进去。瞿琰跨入楼里,把四面窗扇尽皆开了,满楼明亮,静悄悄并无一些影响。荀氏和众人都已拥到,周围四下寻遍,并不见人形鬼影。荀氏又哭道:“我两个女儿不知被妖精摄在何处去了?”瞿琰止住道:“且莫啼哭,包还老妪二令爱便了。”令翼儿导引,前后屋宇,遍处寻觅,并无踪迹。
  瞿琰心下沉吟不乐,亲自上大厅屋脊观望。只见第六层房子高楼上,有一股黑气盘旋于窗口。瞿琰又定睛细看半晌,才下屋来,唤荀氏等一行人同入高楼,四围看遍,又不见影响,众人都要下楼去。瞿琰焦躁,复跨出南窗外月台上来,只见月台侧首有一间小楼,那楼门高不过五尺,是一把大铁锁锁上的。
  瞿琰看了,道声:“惭愧!这二女子多分在此了。”忙忙跳下月台,问荀氏道:“那扃锁小楼是甚去处?”荀氏道:“这间侧楼,乃老身奉佛诵经之所。”瞿琰道:“既是佛楼,为何从月台上出入,锁闭不开?”荀氏道:“老身一家长幼皆赖佛爷护佑。凡焚香拜佛,必沐浴更衣,足穿新履,从月台上启门而进,方免尘垢以玷金身。等闲童仆不许擅入。前月间,圣鹤寺师父有一至亲,从西域带回百十卷真经,寄藏佛楼之上,叮嘱虔诚供奉三年,阖宅尽皆成佛。老身朝暮礼拜,望生净土。只因花楼上兴妖作怪之后,许久不曾开锁,这是我佛金身圣境,况有真经护卫,什么邪鬼敢以近傍?这也不必看的。”瞿琰道:“我正为这真经而来,作速开锁,迟延则劈门以进。”荀氏不敢违拗,即探手于胸前锦囊内取出锁匙,递与瞿琰。瞿琰亲身开锁,启门入去。这干人都喧哄要上月台来瞧,瞿琰喝住,只唤荀氏、滑道士、翼儿、车云甫数人进楼,开了前后窗扇,只见佛座前拜板上二女子手足搂抱,脸对脸,侧睡在那里。荀氏见了,连叫几声不应,跌足嚎哭起来。瞿琰道:“老妪且慢哭,试摸令爱胸额可未冷么?”荀氏依言,左手拭着珠泪,右手来摸二女胸额,尚皆温热;复候鼻息时,微微呼吸不绝。荀氏欢喜道:“二小女身不冷,气未断,还有生机。但不知为何睡在这里?”瞿琰道:“此乃着魔之状,谅不致死。宜令女侍们管守,切莫惊喧移动。”又问:“那和尚所寄真经却在何处?”荀氏指道:“佛爷法座旁,兀的不是经卷?”瞿琰看时,却是四个小小笼子,外面用黄布包裹,重迭钤印封固。滑道士等看了,不解何物。瞿琰唤翼儿取刀斧来劈开。荀氏拦定道:“这是我师父寄奉真经,怎敢擅行劈毁,岂不召佛爷降祸?”车云甫笑道:“恭喜,尊府的祸事也尽彀了,还怕什么佛爷?”双手扯过一个笼子,往窗外便抛。瞿琰扯住道:“老丈且慢动手,这笼内决是异物,逐个个开来展看,以法制之,莫使他乘隙而遁。”
  车云甫连声道:“是!”也不待荀氏言语,急忙忙跳下楼去,取了一柄大斧,飞身入楼,将四个笼子劈开看时,尽是些纸剪成的人马。满楼人喧哄不已。这党妈妈吓的呆了。翼儿扯过上面那个笼子翻看,内中有一红纸将官、白纸老子、蓝纸军校,竟与那夜瞧见的大将、土地、执斧赶逐的鬼使面庞形状无二。
  当下反复看了几遍,顿脚道:“啐,真着鬼!早知这蓝面入娘鬼囚是一纸剪的,一手攥住,怎使他扬威耀武,追的人无处藏身!咳,可惜了这一场好杀。”说罢,拿起这蓝纸鬼,扯作粉碎。众人皆笑。瞿琰两手加额道:“朝廷之福也。不然,妖术一行,生灵尽遭荼毒,这干戈甚时宁静?”止住众人,毋得喧嚷,若露了风声,贼必逃遁,一时难以捕获。众皆寂静无言。

 [1] [2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清溪道人 编辑: 文人忠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