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明代文学 > 明代小说 正文

【明代小说】《禅真后史》第三十八回 印常侍利口饰非 许侍郎庇奸获罪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7:07

  第三十八回    印常侍利口饰非 许侍郎庇奸获罪

诗曰:
  罪孽滔天迹已彰,强词饰辩冀鸱张。
  假饶济恶怜同调,只手难遮众目光。
  话说骆箨因天子询其出首根由,当下奏道:“臣原为印府门客,宫官因延龄购药,方士莫角求献一丹方,要吃四百九十个孩童脑髓,可以长生不死。印宫官已吸下三百九十七人之脑,其数未足,京师内外精洁孩童搜索殆尽。有监门火者与臣有隙,将臣幼弟筤儿报入,印宫官掷银索弟。臣念父母双亡,只存幼弟,怎忍害之?挈弟逃入戴平章府中,出首鸣冤。现存价银五十两为证,伏乞圣鉴。”奏罢,袖中取一锭大银献上。
  天子看了,龙颜大怒,喝卫士将印戟抓下,印戟高声叫屈。天子道:“汝要长生,害及数百生灵之命,寸斩犹迟,兀敢声屈?”印戟哭道:“待奴婢伸一言而死!”天子震怒不允。卫士正待擒下,只听见珠帘之内喝一声:“停着!”天子回首道:“卿有何言?”武后道:“适聆戴平章所奏,只以首告二人为据,一面情词,未足凭信,须待印戟分辩一番。如果情真罪实,方可施刑。其间倘因仇衅生情,拴党诬陷,岂不枉行杀戮?”天子道:“卿言良是。”
  印戟道:“奴婢感万岁爷天恩,秉笔内禁。戴至德私行请托,奴婢奉公守法,不与徇私。今日驾言诬陷,祸基于此。奴婢前奉娘娘特旨,拜白马寺住持怀义爷爷为师,遵守佛箴,茹素戒杀,凡一切具性有灵之物,皆不敢伤,反行那杀人取脑、至愚至恶之事?乞万岁爷、娘娘圣鉴!”戴至德道:“现留方士在家,韩相、骆箨呈首,何得喋口强辩,蒙蔽圣聪?”印戟道:“韩相系未面无藉棍徒,骆箨盗银惧罪,戴平章收留结构,嫁祸害人。据彼虚词,诬奴婢杀害三百余童之命。奴婢斗室蜗居,又非荒野坟茔,将那三百余副骸骨置于何地?只此一节,立分真假。”
  武后笑道:“印戟这言语讲的明白,终不二节,成那些孩童只生脑子,无有尸骸的么?”喝武士:“抓下韩相、骆箨,发刑部大狱监禁,候旨取决!戴至德妄奏欺君,本当取斩,姑念汗马微勋,削职归省。”戴至德卸下冠袍,谢恩而退。韩相、骆箨押入天牢。
  刘仁轨匍伏御案之前,厉声道:“臣有事奏陈,干渎天听。印戟使利口,希图脱罪。那四百口童子之冤,犹为细事。然其阿附权奸,紊乱国政,私结妖民,潜谋叛逆,待其党恶齐发,未免惊动乘舆。臣叨圣恩,职任百揆,敢不冒死奏闻!”
  武后听了“阿附权奸,紊乱国政”八个字,连声念诵数遍,猛然笑道:“阿附权奸、紊乱国政。这两句是讲朝内之事。谁是奸?谁为权?所紊者是甚国政?”沉吟半晌,又问道:“卿言印戟私结妖民,潜谋不轨,这是谋叛大逆,罪当灭族,此话更玄。卿且备陈妖民姓氏,并其潜谋作叛之由。稍涉虚妄,罪即反坐!”
  刘仁轨道:“臣为国家大臣,不能除妖剔蠹,奠安社稷,尸位素餐,徒生于世。陛下不听臣言,臣当自刎以明心迹,何俟天诛!印戟共事妖党六人,分据于外,只候号令一出,旦夕作乱。臣弟瞿琰,前蒙圣恩,除授为东都司理者。因年幼辞职,省亲于辰溪县,收伏妖邪,亲历其事。臣焉敢妄劾印奸,自取欺君之罪?”武后怒道:“卿既姓刘,岂有弟为瞿氏?总属一党刁徒,侮弄官家耳。卿弟今在何处?”刘仁轨道:“臣弟已临朝外,无旨不敢进见。”武后唤近侍官传旨,召瞿琰面圣。
  瞿琰随下而入,整肃威仪,拜舞于金殿之前。武后隔帘窥觑,见瞿琰青年美质,丰彩不凡:面如冠玉,目如点漆,眉如新月,肤如白雪,齿如含贝,声如洪钟,手如柔荑,身如玉树。凝视一回,满心欢喜,忽失声道:“美哉!人如卿也!”将那一腔恼怒之言,顷刻变成和悦之色。当下不待天子开言,即令宫人出帘,引瞿琰进内。瞿琰预知高宗柔懦,大权悉归兰殿,亦行五拜、三叩头、山呼舞蹈之礼。拜罢,俯伏于座前。武后道:“卿年方弱冠,尚居童稚之列,不须行此大臣仪节。”令宫人移过锦墩赐坐。瞿琰谢恩就坐。武后道:“瞻卿面庞,与刘尚书妍媸不等,何以称为兄弟?”瞿琰道:“臣幼年多病,亡父将臣寄养于刘兄处,抚育成人。姓虽各别,情胜同胞。”武后道:“刘尚书力言印监通妖谋叛,是卿擒捕逆党,果有之乎?”瞿琰正欲启奏,只见天子呻吟道:“久听纷言嘈杂,朕体甚觉不宁,且暂尔休息。”武后忙起身候驾。
  近臣阉宦拥护天子登辇回宫去了。武后转升御座,令殿上诸卿平身候旨,刘仁轨等俱鹄立金阶。武后又令宫女移锦墩于前殿,钦赐瞿琰侍坐,复问前因。瞿琰将党家驱怪获妖,供称印戟所使,并乐知县毙犯于狱、甘和尚窝盗预谋,逐一陈奏。武后道:“观卿少年英俊,敷陈恺切,决非虚谬者。明早奏过官家,差校尉捉拿乐知县、圣鹤寺僧人,下三法司研审,鞫出真情,即行诛戮,卿等暂退。”瞿琰俯伏谢恩,又道:“印戟设谋,已非一日。娘娘纵之出朝,难免变生肘腋。乞娘娘将彼拘禁,赐臣手诏,并委大臣立刻检点家资,搜捕羽翼,正为迅雷不及掩耳,恶党易于歼灭。稍若迁延,必速其反。如无犯禁法物助逆凶徒,臣当引颈就戮,以谢陛下。”武后笑道:“卿青年有志,正当为朝廷出力,何遽吐不利之言?”即喝武士簇下印戟,闭锁内庭。
  唤宫人捧过玉玺,搭印于瞿琰右掌;复令裸其左臂,武后将玉指抚摩,啧啧羡慕。然后提起御笔,写两行大字于臂上云:“烦卿速入印家,搜拿禁物,密捕党恶,不拘大小文武官员,拦阻者立斩。”又差掌刑太常卿卢承庆协同行事。瞿琰谢恩,同刘仁轨等出朝,约会卢太常,率领御林军校奔入印戟府中。
  此时中书侍郎许敬宗抱病在家,忽闻门外喊声逼近,忙令家人打探,复说刘尚书之弟瞿司理奉皇后懿旨,抄拿印常侍家产,并捕捉党羽。许敬宗大惊,急整衣冠,跨马扬鞭,随后追来。只见御林军马密匝匝围布印戟门首,尚未进去。许敬宗高声道:“瞿先生且慢动手,待奏闻皇上,然后施行。”瞿琰厉声道:“已奉娘娘懿旨,岂可徇私容缓?汝是何官,辄敢阻挡?”

 [1] [2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清溪道人 编辑: 文人忠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