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明代文学 > 明代小说 正文

【明代小说】《禅真后史》第四十三回 三戒铭心权避迹 一餐大嚼定交情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7:13

  第四十三回    三戒铭心权避迹 一餐大嚼定交情

诗曰:
  少年锋气不寻常,侠骨棱棱义泰山。
  退敌一身威拔距,辞亲三戒泪成斑。
  挥戈浪战谁为弱,赤手相持孰是强?虎啖坦然成莫逆,英雄何必治行装。
  话说潘屿因潘有廉当官一口咬定,要他还羊雷下落,上前分辩道:“潘屿、潘鹿原系伯伯之人,为闲家事寥落,将此二仆卖于小人,现存文契,通族尽知。小人见二仆颇善经营,故带他出去帮助生理。谁想兽伯因承继不遂,用银二百两,暗嘱二仆于峡山岭下谋害小人。天幸本村猎户羊雷路遇,一时仗义将潘屿搠死,为何反诬告小人谋财害命,实为冤枉,乞爷台电豁超生。”潘有廉道:“恶侄言语含糊,难逃老爷天鉴。既云小人寥落,为何又有二百两银子贿嘱仆人谋害?只此一端,立见情弊。小人白雪雪二千三百两银子交付与他,彼时侄媳韦氏眼同收贮。老爷不信,只问他便知真假。”大尹唤韦氏近案前推问。韦氏道:“丈夫临起程时,伯爹原面付二千三百两银子,妇人眼同收拾。去后路上谋害事体,妇人实不知情。”潘屿大怒道:“哦,哦!潘鹿讲你与恶兄有奸,我兀自狐疑不信,今日串同一党,倾陷丈夫,奸情毕露,天理何存!”大尹发恼道:“我这里是什么去处,辄敢高声喊叫?”令左右掌嘴。潘屿含屈,不敢做声。潘有廉又道:“小人义男潘鹿现系清远县狱中,求老爷差人提回,并吊潘屿尸首检验。还有拒捕强徒羊雷,在逃未获,恳天恩作速追拿。”大尹道:“我已知道,不必多言。”
  当下将潘屿加上镣杻,押入大狱。已外一应人等,暂回候审。被伤之人,亲属领回医治。一壁厢拣选合县能事积年捕役六十余人,分头挨缉凶身羊雷,并亲族家眷。又行下榜谕,四远张挂:有人擒获羊雷出献者,官给赏银五十两;窝藏者,一体治罪。此时天摇地动,遍处喧传。有诗为证:
  侠气凌霄戮不平,潜鳞敛甲入沧溟。
  任君令出风雷迅,烟水茫茫何处寻。
  且说羊雷自西官镇打倒众人,逃脱回大罗山来,一路暗想避难的去处:近村难以藏身,不如下海,另寻生计。只舍不的老母,欲待带了同去,又防掣肘难行;若使弃撇在家,难免官司蒿恼。左思右算,无计可使。又想自行投到,老娘终无靠傍,不如且下海觅了安身之所,再思计策,接母亲团聚,未为迟也。
  一路以心问心,算计定了。不觉已到自家门首,意欲过门不入,径自逃窜,急忙忙走了数步,蓦地里心头一转,老母年过七旬,只有我这个逆子,今日惹祸招愆,远离家舍,若不禀明而去,心下何安?母亲不容我去时,另作理会。踅转身,回入家内,见了劳氏,哭拜于地。劳氏惊骇道:“汝送潘官人回三水去,怎么来的甚速,又何故恁地悲切?”羊雷含着两泪道:“儿路遇三水县公差,激怒打伤,欲待远逃避难,只是难舍母亲,不觉伤心痛切!”劳氏道:“向来汝卤莽生事,做娘的训诲不下,致有今日之祸。然事已临近,徒悔何益?汝作速远去,不必因我耽误。”羊雷道:“逆子此去,多分是下海经营,尽有安身之处。但虑娘年老孤零,缺人侍奉,又愁官司惊扰,无钱使费,故此放心不下。”劳氏道:“我虽年老,还喜清健,朝暮织纺,兀能度日。假使官司着我身上还人,我年老人自有圆活,汝当放心前去。”母子抱头痛哭一场。
  劳氏又取下手中戒指一枚,递于儿子道:“我谅你此去,一无亲戚可投,二少资本生理,恃着有些膂力,决行非常之孽。凭你翻天倒地,做甚经营,我做娘的天各一方,料难拘束,故将戒指于汝,谨戒三事,切莫有忘!”羊雷跪下道:“娘亲戒谕,儿当佩服,不知所戒者是甚三事?”劳氏道:“第一戒莫行劫掠,第二戒莫妄杀人,第三戒莫贪色欲。汝能守此三戒,即为孝子。或者天可怜见,我母子二人尚有相见之日,也未可知。”羊雷悲泣受命,身带干粮,手执钢叉,别了母亲,径取路往东莞县来。
  晓住夜行,奔驰数日,早到大奚山下。羊雷暗忖:“山岭险峻难行,盗贼出没去处,天幸过得此山,便可为航海之计。”
  当下肩上横担叉柄,扎煞起衣服,大踏步跨上山坡,迤逞而行。顷刻间,走过了五七个冈子,忽见对山十余个大汉,手执器械,拦住去路,大喝道:“来者快留下金宝,放汝过去。不然,捆送山主,任凭发落。”羊雷大怒,两手举起钢叉,直冲过对山来。众大汉迎住厮杀,交手处羊雷将数人搠倒,其余四散奔走。羊雷直冲出谷口,前望离海不远,心下暗喜,急急奔落岭下,只见前面是一林子,密匝匝树木遮蔽,黑丛丛山径难行,心下惊疑未定,忽听得锣声响处,林子内闪出一条勇汉,头戴一顶茜红扎巾,身穿一件细花小袖锦袄,腰系五彩绒縧,手挺一杆竹叶长枪,飞奔前来。两下并不打话,各举兵器厮战,一来一往,斗至百余合,不分胜败。二人正斗到深处,不提防两胁有人冲到,弩石乱发。羊雷措于不迭,失脚跌于下,被众人馄饨样捆了,抬到东北上山寨之中。那戴茜红扎巾的勇汉居中坐了,将羊雷撇在当面,众喽啰退出寨外听令,那勇汉喝问道:“汝是甚处村夫,打从我山寨里乱闯,兀敢大胆格斗,汝纵是八臂哪咤,怎出的我老爷之手?”羊雷大笑道:“砍嘴贼徒,辄夸大口!今日若非众贼奴助力,汝已做叉下之鬼!”
  那勇汉大恼,唤左右拿去砍了。羊雷就地大喝一声,恰似半空中起个霹雳,两臂用力一挣,“趷铮铮”把绳索迸断,“托”地跳起身来,拔出寨前架上大棍,乱打上来。那勇汉手中没有兵器,却也心忙,望后便走。羊雷赶进一步,那勇汉猛抬头见一铁灯檠竖在壁旁,急忙抢在手里,迎住厮斗,被羊雷横挺着木棍,逼将拢去。那勇汉局促住了,不能施展,急切里生出智来,忙弃下铁灯檠,双手来迎棍子。羊雷正举棍劈面打来,那勇汉把头一侧,棍子从旁削下,被勇汉一下抢住,两个壮士攥定一根大棍,扯来拽去,两下用得力猛,把棍子折为两截,一齐撇下断棍,扯住衣襟厮打,两个滚做一团。合寨喽啰,合执刀剑,一拥而来。那勇汉忙喝住:“不要动手,待我自打倒这贼,才见手段。”羊雷道:“我若惧你,不算做汉子!”两个自壁角直打至中堂,巾帻袄子互相扯的粉碎,众喽啰围定呆看,从晌午打到申牌时分,但只见拳捶脚踢,头撞肩捱,满寨中滚遍,并不分一些上下。那勇汉忽失声笑道:“罢了,且住手,停会再打。”羊雷也觉的腹中饥饿,力懈臂酸,亦大笑,随机放手。
  众喽啰禀道:“这莽汉不知贵贱,辄敢冒渎虎威,大王不行斩首,反与之较力作耍,孩儿们不知何意?”那勇汉“咄”的一声,喝道:“胡讲,你们省的什么?待我喘息暂宁,自有议论,速速整饭来吃。”

 [1] [2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清溪道人 编辑: 文人忠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