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明代文学 > 明代小说 正文

【明代小说】《禅真后史》第四十五回 二寨主停杯审事 四冤犯遇赦远奔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0 17:15

  第四十五回    二寨主停杯审事 四冤犯遇赦远奔

诗曰:
  几番口案索真情,振肃莹然澈底清。
  当道若能同此辈,管教寰宇没冤民。
  话说潘鹿因潘有廉父子设谋害却潘屿性命,当下献计道:“小官人解入州去,路上虽难下手,少不的发在狱中,待时取决,只在那狱中再下锹掘,终不然又有一个舒节级哩!”潘有廉道:“家主杀死义男,难到那取决的田地!”父子们千思万算,一时无有定策,且自按下不题。
  再说三水县众军健监押潘屿等十五名囚犯,取路往清海州来。一行人走了数日,早到东莞地面。一囚犯道:“前去尽是山路,崎岖险峻,甚是难行。我等头戴刑枷,足缠铁镣,况又遇这般酷热天气,怎能彀盘得过数十里冈子?不如我们一堆子死在这里,却也干净,免受许多苦楚!”众罪犯一齐啼哭,军健们聚做一处商议道:“恁般险峻去处,委实难行,况兼这大奚山又系强人出没之所,权且将大众行枷镣杻卸下,悄悄地踅过此山,复上刑具,省的哭啼啼惊动耳目,反为不便。”众军健参酌已定,对囚犯将此言说了。众犯不胜感激,各各卸下刑具,擎于手内。二军健夹一犯人,缓缓从山径里行来。走过了数里地面,已到大奚山岭下。蓦地里锣声响处,拥出百余个彪形虎体壮士,阻住去路。为头一筹好汉见了潘屿,大喊道:“官人来了,也不枉我这一片心机!”急向前来迎,潘屿惊慌卧地,口称“乞命”,那勇汉一把抱起,笑道:“月余相隔,怎就不相认了?”潘屿举目细观,方知是羊雷救援。来下众囚犯并解人等被喽啰拦定,待欲四散奔走,奈山路窄逼,难以转动,一齐跪下,哀求饶命。羊雷携潘屿之手先行,回头吩咐喽啰:“不可将这干人惊骇,可好好带入寨里,见了山主,自有议论。”
  众喽啰遵令,打攒攒簇拥着这四十余人同入山顶寨内来。羊雷又唤人取了一顶巾帻、一领纱袍,令潘屿于关口穿戴了,迎入大寨,与潘三澼礼毕,分宾主坐定,叙了一会闲谈,次后带这一行人进寨。潘三澼令解人跪于左边,罪犯跪在右首,又唤喽啰取二口利刀,站立两旁,一壁厢备下酒席,三人谈笑而饮。
  这伙人见了这景象,好生惊怖,都暗想:“大王醉后,多分要将我等开刀。”各各怀着鬼胎,延颈待死。少顷,席上酒过数十余巡,潘三澼微有酣意,唤近侍带那罪犯过来,跪于案前,亲自数点人头,共是十四人,令取十四只碗来,满斟香酝,分与众囚吃了,众囚叩头谢赏。潘三澼道:“汝等想这杯酒好吃的么?”囚犯道:“谢大王爷好酒,十分中吃。”潘三澼笑道:“尔等生死都在这杯酒里,还讲什么中吃不中吃呢?”众囚犯听了,皆大惊失色,面面相觑,不敢做声。内中有一少年囚犯,匍匐向前,厉声道:“小人的生死,听凭大王爷发付,但求赏一酩酊大醉,偿还心愿,便就砍下头颅,破开肠肚,亦所甘心!”羊雷拍掌道:“妙,妙!这厮却也爽快,可赐他酒么?”
  潘三澼道:“酒虽可赏,姑且从容,待弟审录一番,另行定夺。”对众囚道:“汝等静听,我潘爷不似那听人情的吏长、受贿赂的官员,审出真情,便行发落。尔等逐一将自己罪犯从实供招,我这里谅情增减。设或隐匿不吐,诡言摭饰,立刻斩首侑觞,以为不直之戒。”众囚犯道:“罪人等所犯情由,俱经各位州县老爷审明,申详司道,转递刑曹,现有批文在解人身畔,求大王爷龙目一电,便知实迹。”潘三澼道:“我潘爷不耐烦瞧这黑溜鳅几行鸟字,正要尔等直言事实,顷刻决断,不必行那费纸累笔的勾当,快快讲来,稍若迟延,尽行砍了!”
  那求酒吃的少年当先道:“小人的罪孽原从酒起,今日恨不的死在酒里,才得瞑目!”羊雷又大悦道:“这汉子是个妙品。肯死在酒里的人,决非俗物!”潘三澼道:“你且讲为甚事恨的酒呢?”那少年道:“小的姓元,排行第七。因为吃的几杯酒,人都称我为元漏斗。有一结义兄弟,为与邻人争锋,一拳将那人打死。当晚情极,来与小的商议。彼时小的正在醉中,见他讲到父老妻幼、未生男女,十分的苦楚,小人自思:弟兄共有七人,又无父母挂念。彼时一百应承,代他抵罪。
  次日酒醒,悔之无及。又想:大丈夫一言出口,岂可变更?只得与家人诀别,当官认作凶身,甘心成狱,出豁了那人。近日闻得此兄生下儿子,一窝一处的快乐。小的坐在不见天日之处,受尽苦恼。
  展转思量,深恨这酒误却一生事业,甫能彀一场大醉,拚与那曲?做一对头!”羊雷大喊道:“好汉子,好汉子!”潘三澼道:“且令跪在一旁。”又唤一囚审问。只见十一个罪犯一排儿跪近案前,齐道:“某等十一人,俱系海洋中买卖,后因事露被擒,一概问成死罪。俱是真情,求大王爷超拔!”潘三澼道:“凡好汉出没江湖,杀人多者为胜,尔等曾杀人否?”
  这十人道:“罪人等手里杀的人多,也记不的数哩。”只有一个斑白老囚,跪首低头垂泪。潘三澼道:“他十个都有杀人手段,你独不言垂泪,是何意想?”老囚道:“罪犯阮一,原属海上打渔生理,被众好汉捉去摇船,他们杀人如切菜一般,我见了先自手软,紧闭了两眼,莫想提的手起,从来未经破戒。后遭官军捕去,一体问罪。我想说能杀人,是欺大王爷了;若不会杀人,难入好汉们队伴。左右难免一刀,故此啼哭。”潘三澼令与那十人分开跪了。
  复唤这囚犯审问。一个道:“小的姜廿三,系冈州人氏。不幸生母早亡,父亲娶继母汤氏,复生二弟。继母谋夺家产,屡寻小的衅隙,又于父亲眼前暗行谗间。小的心怀不忿,偶因争闹间诋触了几句,继母激怒,拿一把厨刀劈头砍来。彼时小的情极,只得飞起右脚,将刀踢落。不期去得力猛,把母亲两指踢损。母亲唤了舅子,赴本县告称『持刀杀母,现存伤证』,父亲不能张主,县爷听了一面情词,将小的重刑拷打,屈陷成招,问成斩罪。实系冤枉,无门控诉。”
  那一个道:“小的窦科,系三水民籍,同县居住贴邻有一王寡妇,家事富饶,立志守节,见小的手里艰难,常与些钱财营运。小的命蹇,负累实多。这寡妇因往坟茔祭扫,偶被一富户曹烂额瞧见,慕其姿色,托媒求娶续弦。王寡妇坚辞不允。那曹烂额原系吏典出身,倚官托势,买嘱媒灼,强送聘礼入门,被王寡妇大骂,将礼物尽行掷出。那曹烂额已讨下一场没趣,大怀毒恨,偶遇本县缉着一伙大队豪杰,浼狱吏贿赂,扳陷王寡妇为窝家。县爷不分皂白,即差缉捕公人,往王家搜赃。大王爷,可怜这伙人打入王寡妇家里,自大门首直搜至内房卧室,把那箱笼内金银首饰、锦段绫罗抢掳一空,兀自取钱索酒,吵得那节妇无处存身,直到酒醉食饱。”

 [1] [2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清溪道人 编辑: 文人忠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