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明代文学 > 明代小说 正文

【明代小说】《禅真后史》第五十一回 南明山玩景遇饥民 西屏岭焚祠驱孽鳄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1 08:31

  第五十一回    南明山玩景遇饥民 西屏岭焚祠驱孽鳄

诗曰:
  野无生稼物流迁,赈粟输金赖二天。
  逐鳄焚祠甘雨降,黎民重见大丰年。
  话说瞿琰坐于关王庙中闲耍,忽见一童子带泪求签,问其何故,那童子道:“我姓王名忠嗣,乃本村程员外之婿。”将张令休求亲不遂,移尸诈害,并甄刺史附势趋炎,把岳父程望云和连襟胡三郎监系大狱情节,哭诉一番。又道:“我虽有志代岳父鸣冤,奈何年幼力绵,不能施展,故求签于关神,以卜休咎。”瞿琰宽慰道:“汝年轻质弱,不宜烦恼,以损元神。
  今日幸与予相遇,尔岳翁旦夕可以出狱。”王忠嗣道:“老师系尘外之人,怎能彀脱我岳丈之罪?”瞿琰道:“本州岛甄刺史乃予亲戚,明日尔可赴州告状,代汝方便,管取伊翁婿重逢也。”
  王忠嗣拜谢,欢喜而去。
  当下瞿侍郎令本庙庙祝,往州县各衙门飞报:“瞿侍郎奉朝廷亲敕,巡行四方,今在本庙驻扎,特行通报。”甄刺史闻报,率合州属县官员出郭,迎接瞿琰入州厅坐定,参拜毕。瞿琰正询问本州岛利弊,忽门吏报一垂发小子跪门声屈。瞿琰令放。入来,接上手中词状,展转看毕,将状纸藏于袖中,唤本州岛原差公人标臂拘提张令休,并亡仆进益之妻戚氏、干证沈鬼、孟大慧,程家地邻等,立刻赴州听审,迟延不到者,一并问罪。
  公人领差飞步而去。直等到日色平西,诸犯取齐皆到。瞿琰令狱内取出程望云、胡三郎,一同研审。先唤程望云说了一番,又唤王忠嗣反复审鞫。王忠嗣把受陷情由,备细哭诉一遍,才唤沈、孟二干证究问。沈鬼一口为着张别驾,竟执程望云打死人命是实。孟大慧口词相同。瞿琰喝左右将一起人犯尽行驱出,跪于二门之外,只留戚氏一人,跪在案侧,令取过全副刑具,放于妇人面前,问妇人道:“你丈夫身死不明,我老爷须先知道你何故与家主通奸,忌丈夫碍眼,下药毒死,反去诬害平人。你家主药死义男,归罪有限。你谋死亲夫,法应凌迟处死。及早供招,免受一番苦楚!”戚氏道:“丈夫身患痢疾,已经数月,被家主强逼往程途粜米,论价争闹,程望云喝令众仆攒打,立时身死。众目昭彰,小妇人并无偷奸谋害等情,求老爷作主!”瞿琰道:“贱妇人,不用重刑,怎肯吐出罪迹!”
  喝教拖翻,上拶手指,下夹两足,一霎时将绳索收紧,戚氏苦痛难禁,连声道:“求放重刑,待妇人供招便了。”瞿琰止令放下夹棍,带拶快言。戚氏道:“家主张爷,向托沈鬼、孟大慧二人为媒,往程望云家说合第二位姑姑,与我家大叔为妻。
  程家回复不允,反出了许多不逊言语,家主怀恨,乘丈夫病势伶仃,下药毒死,移尸程家,希图诈害泄忿。此系沈、孟二人串同设计,与妇人毫无干涉。”瞿琰道:“胡讲!家主既用毒药,与你丈夫吃时,为何不行救应?死后又不赴州县喊屈鸣冤,必是通奸谋死无疑!”戚氏道:“彼时吃药之际,妇人也曾询问家主,说是去积健脾的药。妇人巴不的丈夫病好,怎敢阻挡?
  及死后,七窍流血,方知中毒。妇人是一女流,况且拘身内室,怎能彀代夫索命?”瞿琰道:“是了。”又唤沈鬼、孟大慧上堂复审,二人抵死说程望云打死人命是实。瞿琰大怒,喝令拖翻,每人打下五十脊杖。又将张令休打了二十竹片,责令画供,当堂审定:张令休药死义男,移尸抢劫,依律拟绞。沈鬼、孟大慧强媒硬证,设谋杀命,妄害良民,发边地充军。凶奴等十余人,狐假虎威,黑夜抢掳,俱发站为徒,尽行发下州县,一狱监禁。甄刺史趋炎玩法,罗织良善,即刻回籍,候旨定夺。
  程望云、胡三郎释放宁家。戚氏并一应地邻人等,供明无事。
  此时满城士庶,闻此公断,无不拍掌称快。有诗为证:
  巨恶罹刑宪,良民脱严棘。
  抚掌快民心,法铨尽三尺。
  再说瞿侍郎判断已毕,仍归回关王庙中安顿。甄刺史率领家眷,连夜起身,回乡去了。程望云翁婿二人离狱回家,焚香望空拜谢瞿爷活命之恩,又取沉香做一牌位,上面鎸着“大恩主瞿爷”五个金字,供奉于神堂之内,朝夕和妈妈合家男女等礼拜不辏后来大婿胡三郎、二婿吕一鹤俱发万金家业,子孙繁衍。这第三个女婿王忠嗣更是奇特,因岳翁下狱之后,奋志读书,未及二旬,便举孝廉。至于唐玄宗天宝五年,官拜河西陇右朔方河东节度使,忠嗣仗四节,控制万里,天下劲兵重镇皆在掌握,子孙数代簪缨不绝。此处可见程望云善于择婿,二大富、一大贵。这两老口儿老景的受用,不亚于燕山五桂云,这是后话,表过不题。
  且说瞿侍郎暗思离却嘉禾之后,虑张令休托本族权势,以致漏网,当下复入州厅,迭成文卷,差承局星夜赴京,申详枢密院定夺,将沈鬼等一行罪犯尽行发配。当下本境土豪恶宦看。了这个样子,谁敢擅行威福,欺压小民?此是瞿侍郎第一等好处。当下主仆两个住于关王庙中,将及一月,那承局赍枢密院回文已到,瞿琰见了,才放心无虑,即离了关王庙,迤逦往杭州来。一路寻山觅水,玩景访真。复渡钱塘江,过了睦州,又到括州地面。正站于南明山顶,细观景致。瞿庆因走山路劳倦,将行囊歇在一旁,坐于树根边打盹。忽山后转出二人,一个取出溜筒,向瞿庆劈头撩下,套住脖子,顺手一扯,却是溜狗的一般,扯了便走。一个挑了行李,正待下山,瞿琰猛问头瞧见,一面呼喝,飞步赶来,急发袖弩,将挑行李那人射翻。
  这拿溜筒的放了瞿庆,双膝跪下,瞿琰扯开溜索,瞿庆探头伸颈,提起扁担,朝那人肩膊便打,瞿琰止住道:“莫打,此二子决非强人,其中必有委曲。”瞿庆道:“若非相公追来,这会子脖颈骨已将扯断了耶。”瞿琰道:“不然。这二人骨瘦形消,脸无血色,似乎饿损者,且问他一个端的,另行张主。”
  即对那人道:“青天白日,尔拿我家人去作何勾当?”那人道:“小人们饿的荒了,拿去杀之,权充饥馁。”瞿琰笑道:“世间有这样奇事,好端端一个人,平白地拿去要杀,终不然无有地方官长么?”那人道:“我家男女也被人杀了几个,没甚官长来管哩!”瞿琰心疑,又问道:“被箭者是汝何人?”
  那人道:“是小的哥子。”瞿琰令拔出箭镞,喜得伤浅,便能行动。瞿琰令二人塌地坐了,问其杀人之故。那人道:“小的唤做缪二,哥子缪一,皆以打柴为生,颇颇可以度日。这括州十余县百姓,皆赖松川西屏山内历显庙五真大王护,数十年来,雨顺风调,五谷成熟,谁家不丰衣足食,好过日子哩!前岁来了什么狄相公之侄狄司理老爷,一临任即便革除了五真大王血食,将及三载,这括州所辖诸县竟不下一点雨雪,千余里地面枯槁的好苦,田禾野麦,颗粒无收。初次还有那附近客商。运米救济,价钱虽贵,兀可救饥。近来外州官长会同禁籴,沿江口与关津冲要去处委官盘诘,凡遇客来,任凭上民抢掳不究。
  远近客商,谁敢发米过来?因此括州各县百姓,尽皆饥倒。初时掘草根树皮,次后杀鼠雀猫狗,连那箱箧皮革也搜索一个罄尽。今春已来,便自杀人,剥下脸皮,无人敢认,分尸剔骨,聊自充饥。城市中兀可行动,乡村幽僻去处,白昼不敢独行,小的浑家与嫂子、一侄、二女,皆被人拖去吃了。早知恁地时,不如自行杀了,也讨的一餐肥饱。今日冒犯相公爷,只因饿的荒了,求饶恕则个。”瞿琰道:“饥荒之岁,我不与你计较,莫要怆惶。”令瞿庆于食箱内取出数个炊饼,递与二人,权且充饥。二人磕头受饼,吃罢,瞿琰道:“我有千余石米,已在江口对岸,待见了狄司理,发公文催并渡江,尔等可随我同往括州城去,保你不受饥了。”缪二道:“相公爷虽有米在隔江,彼处官长拦阻,怎能渡的江来?”瞿琰道:“我是奉圣旨赍米救荒,谁敢阻截?”缪二弟兄欢喜,跟从瞿琰同到括州来。随路有人窥觑,见一行四人同走,不敢行凶。
  傍晚,早到州城之内。瞿庆先入府厅通报。原来本州岛司理狄键,果系司空狄仁杰亲侄,在长安时与瞿琰于枢密院中厮会,一闻此报,欣然摆导,迎接入衙,参见毕,叙罢寒温。瞿琰备问饥荒一事,又道:“我闻土人传说,西屏山五真大王甚为灵感,数十年丰熟太平,为何贤司理革其血食?三载无雨,以致路人相杀为食。附近州县,既行闭籴,何不奏闻朝廷,驱逐这一伙腐儒远去?甘自容忍,以伤百姓,甚非令叔为国忧民之素心也。”狄键道:“晚生初莅任时,便闻五真大王显应,随例行香拜祷。数日后,即逢春祭,礼曹书吏并松川县官呈上历年祭规,晚生见了,不觉毛骨悚然。”瞿琰道:“那祭单上不过是猪羊牲礼,何必骇然?”狄键道:“若用猪羊等物,岂足为。异?那年规单取一男子、二妇人,赤身绑缚,放于案台之上,待礼生宣读祭文已罢,生剌剌砍下三个人头祭献。吹灭灯烛,四围闭上门扇,三日之外,方启庙门,但见满地骨殖而已。晚生细思,决系妖神孽鬼枉害生灵,故革去旧例,只用牲口祭赛。

 [1] [2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清溪道人 编辑: 文人忠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