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资料库 > 中国文学 > 明代文学 > 明代小说 正文

【明代小说】《禅真后史》第五十二回 赴井泉弃名避世 隐岩壑敛迹修真

发布时间: 2009-03-31 08:32

  第五十二回    赴井泉弃名避世 隐岩壑敛迹修真

诗曰:
  画堂箫管促新婚,门外征书出圣恩。
  甘赴井流轻利禄,至今千载诵芳名。
  话说瞿待郎随老僧行至潭口,只见水面上浮起一物,长过十余丈,大有十数围,突眼铁须,遍身鳞甲,矢攒腮颊,血肉淋漓,卷尾曲身,死于水上。老僧指道:“此即鳄怪也,莱尔奋勇除妖,闽浙之人,永无此害。”瞿琰欢喜无限。老僧以锡杖将鳄怪划拢,拖上岸来,掷于坑阱之内,对瞿琰道:“尔仆者与狄司理望甚切,急至括州,带仆同乡,莫行耽误。”瞿琰领命拜别而行。走经数昼夜,方抵括州。狄键、瞿庆等相见,不胜之喜,细问逐妖之事若何,瞿琰备细说了,个个顶礼不尽。瞿琰与狄键作别启行,狄键道:“各县官只候老大人返旆,率耆老等拜谢,暂留大驾,待生祠工毕,去亦未迟。”瞿琰道:“为民除害,儒者分内当为之事,不必县官等费心。况寒家薄有事务,星夜回乡,以慰老母之望。”狄键不敢苦留,只得拜送,比及各县官吏耆老赶来时,瞿琰已去得远了。此时自妖神灭后,不时甘雨大降,百姓鼓舞欢悦。括州一府十县,各造生。祠,妆塑瞿侍郎金身,岁时致祭不绝,至今遗迹犹存。
  有诗为证:
  孽鳄兴殃屡荐饥,委填沟壑万民危。
  斩妖幸遇青云士,报德鸠工立大祠。
  再说瞿琰主仆二人,自离了括州,依旧取路回家。不一日,又早到长洲地面。瞿琰猛然想起,昔日顾老父子许修塘路,未审兴工否,随便一观,以见人心真伪。当下抄路沿塘而行,只见二十余里塘路,砌得平平整整,沿塘近水之处,俱用大块石板拦截,塘尽总要埠头造一碑亭,碑上鎸着起工月日,并瞿爷推恩创砌之因。瞿琰看了,甚称羡顾老父子二人的好处。主仆随路嗟叹,不觉迤逦行来,早见辰溪光景,令瞿庆先入毗离村报知,瞿琰随后回衙,母子兄弟相见,一天之喜,家庭一概事迹,表过不题。
  当下车云甫、滑道士传党涞来意,预请合卺吉期,瞿琰推托不允。媚姨和瞿瑴调度,不由瞿琰张主,竟自选下吉辰,纳礼毕姻。当日,党家赠送妆奁,何只百两斓盈之盛。
  预先一日,刘仁轨夫归来瞿衙作贺,席间讲起朝廷事务,刘仁轨道:“数日前戴仆射有书与我,说近日朝事甚是变乱,番僧怀义为新平道大总管,征讨突厥,赖羊雷、潘三澼之勇,一战成功。班师之日,随路纵军掳掠,不提防路逢刺客,将这秃厮杀死。次早,粉壁上有两行血字:“杀奸僧怀义者,西河翀霄子也。』贤弟,你道世上有这样奇事!”瞿琰拊掌道:“仗义诛奸,非平常之侠。荆轲、聂政,何足挂人齿颊!”刘仁轨道:“随路军无主将,更加肆毒害民。又幸羊雷、潘三澼矫制戮强,出榜谕众,诸军惧其威力,受其约束,得以全师面圣。。朝廷甚喜,升擢羊、雷二将统军羽林,这都是贤弟荐贤之功。”瞿琰道:“赖大哥训诲深恩,小弟何功之有?”刘仁轨又道:“太后见怀义身死,何等惨切!目今看上了二张,召入禁中,昼夜纵乐。傅朱粉、衣锦绣,赏赐不再胜记。授大张昌宗为散骑常侍,擢小张易之为司卫少卿,一时宠幸,莫与之比。”
  瞿琰执杯长叹。刘仁轨道:“贤弟尚不知二张福分之浅。拘留禁中,未及二月,肌肉羸削,腰曲如弓。太后不悦,暂释医院调摄,常于宫中,羡慕贤弟,为人如卿,啧啧不已。戴兄言,察其私意,召贤弟只在旦夕间耳。贤弟新婚之后,须束装以待纶音。”瞿琰道:“危邦不入,至圣之言。弟虽不才,岂违圣教?”刘仁轨笑而不答。当晚席阑无语。
  次日乃合卺吉期,诸宾咸集。傍暮,党氏二新人鱼轩厘降。
  此际烛影辉煌,笙歌鼎沸,绮席华筵,十分富丽。二仙子凤冠霞帔,站于兰堂之右。嫔相喝礼,邀请新郎出堂。瞿琰头戴乌纱,身穿蟒服,腰围玉带,足登皂靴,虞候障以掌扇,正从穿堂中踱将出来,中堂鼓乐喧天,箫管并作。正在万分热闹之际,忽飞马报朝廷差天使赍诏到来,速速整备迎候。瞿琰闻报,吃了一惊,忙退步转入穿堂,屏退虞候,急拆开老僧密缄看时,缄上写道:
    怀义身死,二张力竭。咫尺纶音,人如衷热。割爱抛恩,井泉清冽。离却火坑,永超尘劫。
  瞿琰看罢,急取佩剑,往侧首花园里便跑。瞿庆瞧见心疑,也随后赶去。瞿琰举步如飞,霎时已临井口。瞿庆大叫:“相公怎不接旨毕姻,到此何干?”瞿琰不应,急耸身望井里便跳。
  瞿庆心忙脚乱,急赶得上前援救,一见主人落井,便滚倒地上,放声嚎哭。里面闹攒攒将新人移过侧庭安顿,让出中堂,正待焚香设案,迎接圣旨,忽见瞿琰奔入侧园去,又听得哭声甚急,举家男女宾客等一齐赶入花园,见瞿庆嚎哭乱撞。刘仁轨跌足道:“罢了,三弟决入井中矣。”大众攒拢问时,瞿庆指道:“三相公投井而死,救之无及。”合家放声嚎哭,媚姨也欲投井,丫鬟等拖住不放。侧厅二新人闻报,卸下冠帔,同奔入侧园来,大哭赴井,众女眷们拦定,哄做一团。天使赍诏临门,闻此凶报,嗟叹一回,转身而去。
  当下瞿衙一家鼎沸,哭声振天,只有刘夫人龙氏沉吟不语。
  瞿瑴、瞿璇一壁厢啼哭,令人车水捞尸,一壁厢整理后事。仆从等装起两架小车,车起井中之水,自傍晚车至更深,井水不减毫忽,举家惊诧。刘夫人龙氏道:“三叔神气充足,举止端庄,岂是夭亡横死之相?个中必有隐情。”一面安顿二位新人、宾客暂且散去,候天使回京之后,再行区处。瞿瑴、瞿璇拭泪从言,令仆人收拾车架,唤厨子且整治酒饭与众客吃了,凄凄怆怆捱了一夜,次早宾客散去。
  龙氏等款着二新人,盘桓宽慰,令瞿庆探听天使消息,原来当晚起程去了。奈何媚姨昼夜啼哭不止。刘仁轨出钱雇募善于泅水乡民,下井打捞尸首,数人轮流没入井底,并不见有甚尸骸,都抓起井底之泥,与众人看了,刘仁轨方信夫人所言不差,请媚姨、瞿瑴、瞿璇、聂氏等一家骨肉至密室中商议。龙氏道:“三叔自幼儿奇异,忽被老僧摄去。次后建州收叛狱凶囚,岳庙射夺宝恶少,诛戮异僧,生服番主,剿新人宅上邪魔,雪童子墙中冤枉,药医毒疫,库获异鼠,收伏潘、羊大盗,救蛊灭妖,追虫疗瘵,炼金粜谷,赈济饥民,放火焚祠,剪除孽鳄,种种奇勋异绩,无非利物济人,若非仙品,焉能到此地步?今日投井,必因朝廷有事,难以力辞,故作此形境,脱遁隐迹耳。”瞿瑴道:“三弟双眸炯炯,一貌堂堂,岂是夭殁者?”媚姨道:“他处兀可逃遁,这井中四围石砌,从甚罅隙里钻将出去?”龙氏道:“井水有限,车不能干;井之深浅亦有限,到底不见踪迹,岂非逃遁远去?”
  聂氏道:“刘夫人之言最当,太夫人不必烦恼。”众家斟酌一番,各人心下宽解。有诗为证:
  丹书离凤阙,玄哲入泉壤。
  词组群疑释,应知避世狂。
  且说天使问京复旨,武太后闷闷不悦,心下暗想:“瞿侍郎青年伟俊,正当出仕之秋,何故投井而死?”差官暗暗打探,不题。
  且说瞿琰暗中看了老僧密缄,即飞步跑进花园,投入井中,扑通地一声响,直钻到水底。睁眼看时,西北首一股亮光射将出来,急离水望亮光处走去,原来是一条狭路,即忙卸下冠带袍靴,弃于道旁,急走出路尽头,方见日色,一望时树木丛密,曲径迂回,行有数十里地面,才出山弄,远远听铃铎之声,出自对山。瞿琰定睛细看,却是大西山山脚之下,心下怀疑,未敢前进。正踌躇恍忽间,忽见那老僧手扶竹仗,从山上缓步而来。瞿琰恭身迎候,两下相见,备言前事。老僧道:“尔且在山顶善卷祠中寄迹,待我四下里觅了那数人,然后同往建陵栖霞洞中修炼。”瞿琰道:“弟子久居于此,谁不识这面庞?倘使朝廷知闻,难免欺诳之责。”老僧笑道:“不难。”即举手中竹杖,劈角儿打来。瞿琰急躲闪时,额颅上中下一杖,霍然惊骇,不觉冠玉面庞变作黄瘦之脸。二人同上山顶来,老僧对守祠老子道:“这黄瘦道人乃随我云游者,偶尔染疾,欲暂寄祠中调养。今先奉白金一锭,以为薪米之费,待病体痊可时,另有酬谢。”管祠文事欣然允诺,引瞿琰入一间净室里安顿。
  老僧附瞿琰之耳,授以趺坐胎息之法。瞿琰拜受,老僧自下山去了。瞿琰终日默坐于蒲团之上,暗运坎离,配成真汞。光阴弹指,不觉过了月余。
  这一日,瞿琰正往龙湫闲玩,忽见那老僧携杖翩翩而至。瞿琰迎着,忙问:“师爷向何处去了,许久方来?”老僧道:“我先赴剑南,复至蔡州,又回涿州,往返周折,岂不费了几个日子?”瞿琰道:“师爷有腾云驾雾之能,万里程途,不过片刻耳,何故迟延至一月之外?”老僧道:“程途虽易,人心最难。比如人在利名场中,兀谁肯急流勇退?不知费了多方引导,才得彼弃职从游。尔等相聚,便知详细。”
  瞿琰道:“今日师爷何往?”老僧道:“今与尔同至建陵栖霞洞中修道,不必在此耽搁了。”瞿琰急回善卷祠中,与管祠老者说了,即下山随老僧同行。

 [1] [2] 下一页

稿源: 本网综合

作者: 清溪道人 编辑: 文人忠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302 Found

302 Found


nginx